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办 公 室 密 码  

2017-12-15 18:39:32|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思万万不会想到,他的隐私会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搬进程思的办公室是在2月8日这一天,也正是在这一天,他和我办理了交接手续,调到人大,成为正科级调研员,养老去了。他指着文件柜里排列整齐的档案对我说:“我能留给你的就这些了,凭你的能力,你很快就能进入角色。”他优雅地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说:“办公桌上的电水壶是我留给你的,算是纪念吧!”我不喜欢他说话的语气,更不喜欢他的表情,但我还是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他没忘了乘机在我的手上煽情地一捏。
       
      程思走后,我真的陷入了沉思,想想在这之前的日子里,我每天笑脸迎人,以至于脸颊都麻木了,不得不晚上回家拉下脸来保持面部肌肉的平衡。老公和儿子心里不爽,有一次儿子居然还把不满发泄出来,我无比委屈地说:“我活得多累啊,争名夺利图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呀!”说到伤心处,我哭了。我以为丈夫是通过儿子间接表示不满,儿子懂什么?我是哭给丈夫看的,也是说给丈夫听的。丈夫听我哭诉完毕,深受感动,从此毫无怨言地包揽了一切家务事,让我心无旁骛地应对工作中的各种挑战。
       
      人真是奇怪,一旦得到了想得到的,心情反而平淡了。我坐下来,环顾办公室,这间曾经属于程思的私密空间如今开始储存我的信息了。我很小心地打开办公桌抽屉,里面空空如也,连指头大的纸屑程思都没留下。打开电脑,里面什么也没有,可见程思的所有材料都是华淑娟替他写的初稿。这间办公室充满了虚假、无聊、僵化和无知的气息,我必须买一盆金虎打破它。金虎尖刺的锐利透出创新实干的精神,而淡黄的色彩又与女性的柔美相得益彰,我很喜欢。这么说吧,只要有金虎在,我的猥琐畏惧的心理将彻底被驱逐出去,成就感和驾驭感就能长久地保持。我现在最恨的是以前卑躬屈膝的自己,恨曾经虚颤的脚步和佝偻的身姿,也恨在民主测评和组织谈话时发怵的自己。我从小天不怕地不怕,走进机关却怕这怕那,难道用了15年的时间坐上副局长的位置就是为了不再害怕?
    
        我的视线突然被办公桌上黄黄的茶杯底印吸引住了。它圆圆地烙在红木色的桌面上,显得太突兀,我想努力还原它形成的细节,脑海里跳出来的却是程思世故的圆脸。印迹 很深,显然不是一次茶水溢出形成的,而是日复一日巧妙地叠加在一起所致,到底是什么惯性,使心不在焉的程思将茶杯摆在同样的位置,倒茶,然后水溢出来呢?

        门被敲了两下,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喊了声进来,小张拧开门,小心翼翼地将一份工作计划呈放在办公桌上,怕摆得不正,还重新移了移,然后才低眉垂眼地说:“局长,请您过目,如果不行,晚上加班。”我点点头,很消受被省去了“副”字的感觉。我用余光扫视转身出去轻轻带上门的小张,仿佛看到了以前自己的背影。我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忽然想起一句诗“天翻地覆慨而慷”,不错,是该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我仰躺在靠椅上,疑问还在脑子里盘旋着,眼前忽远忽近地闪着程思的影像。程思把自己修理得很干净,身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气,看人一脸的笑,特别对女人,对漂亮的女人更会笑,两道眉毛笑弯下来像鱼钩,华淑娟就是这样被他钓上钩的。这样说也不公,华淑娟是愿意被钓的,她很有心机,早就觊觎副局长的位置了。男人玩权术有时候还不失大气和风度,女人玩起来小家子气十足,算算大帐大多得不偿失,华淑娟就是这样。她把我视为副局长人选的竞争对手,常常借故和我套近乎,探听我的虚实。我入党比她早得多,觉悟也比她高出很多,她的那点聪明在我面前简直是小儿科,在我这儿不可能捞到她想要的。她转而利用女人的先天优势,和程思副局长走得很近,不到半月便完成了从投怀送抱到软玉送香的程序。与此同时,单位里忽然有一条关于我而不是她的绯闻流传起来。我知道这股阴风是华淑娟和程思鼓吹起来的,很气愤,你们狼狈为奸倒也罢了,何故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局里人人都有一双火眼金睛看着呢,云遮雾罩只能使作贱者欲盖弥彰。我压制住愤怒,用平静的心态让不实的传言自生自灭。

       华淑娟敲门进来了。我承认,同是女人,她比我有风韵。瓜子脸,细嘴唇,高鼻梁,长头发,都是美女必备的基本要素,虽然她的五官搭配远远没有达到美女的要求,但有了这几条就足够勾住男人的魂魄。我站起来为她倒了一杯水,她诚惶诚恐地接了。我想和她谈谈,示意她坐下。她坐下了,两条腿拢得很紧,与程思在时肯定判若两样。我暗自发笑。我说:“我们同事十多年,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我想在局党组会上提名由你担任办公室主任,怎么样?”

        华淑娟的眼光一跳,不过很快就暗了下去。我相信主任对她有诱惑力,她在装给我看。她果然说:“谢谢局长的赏识,我,我……”我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还在她的肩头大有深意地按了按。她站起来,语气坚决地说:“只要您有吩咐,我一定照办!”华淑娟走后,我打开窗户让空气对流,毫不隐瞒地说,我心里对她十分厌恶。

         局党组会议通过了我的提议,华淑娟和我打得火热起来了。她时不时地来我的办公室,替我泡茶。有一次,我在审核奖金分配表,她眼睛斜瞟,水溢出了茶杯都不知道。她慌乱地道歉,拿毛巾要抹。我示意她别动,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桌上立体的水印,微微一笑。我忽然明白了程思的茶杯底印的来由了。她分心于他,他更专注于她,倒茶只是幌子,滚烫的开水溢出茶杯,烫出的痕迹成为她们作奸的最好罪证。

         我把程思的电热水壶扔了,重新买了智能电磁热水壶,不用华淑娟为我倒茶了。华淑娟显然感觉了出来,我掩饰说:“智能电磁热水壶保健卫生安全方便,我建议你也用。”她果然买了,不过除了工作需要,她不再到我的办公室来了。
我的会议越来越多,要草拟的文件也不少,还要下去座谈调研,每周要加班一两个晚上,整理座谈记录,撰写调研报告,送给局长过目。经常边构思边倒茶,茶水漫上桌子才发觉,都是不以为意地擦去。小张几次要代劳,我都没要,有些事是不能让下边的人知道的,何况我不相信任何人,任何人也不会相信我,所以有人平白无故为我效劳总隐藏着目的,我不能让其得逞。这些人我不足为惧,我最担心的是局长经常不敲门就进我的办公室,然后转身关门,不谈工作,只说要注意身体之类的闲话。除了丈夫,男人突然关心女人是十分危险的,我很警觉。后来,我晚上加班的时候,从来到点就走的局长忽然也加起班来,我意识到危险已近在咫尺。再加班,我会打电话叫丈夫来陪,丈夫当然欣然从命不辞劳苦了。

         局长不再到我的办公室嘘寒问暖,一切如同春夏秋冬,次第正常了。可是近来我老是隐隐听到走廊里有高跟鞋声由远而近,快到我办公室门口时就不响了。我打开门,又没有人影。我很奇怪,但肯定不是我的幻觉。我有次出电梯门,恰好看到是华淑娟踮着脚尖从我办公室前经过,迅速溜进了局长办公室,这个谜底才揭开了。我为华淑娟的贱感到悲哀,却不知道她正在走向成功。

         应该说,我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很敬业,几年下来,工作成绩斐然,文件柜里的各种材料排了一溜儿就是明证,它们齐心合力地在为我从副科升为正科呐喊助威。其时组织部门已经开始新一轮的人事任免考察,我正当提拔的最后一个年龄门槛,再不奋斗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在这段日子里,我又回复到副局长上任前的状态中,我质疑自己何以会这样,难道欲望真能使人扭曲性灵?难道晋升仅仅为了增加薪资,或者抬高看不见的政治身价?我很清楚,我的所做所为违背了本意,真想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大哭一场,向天,向地,向灵魂。但我不能够,有一双无形的手正在推动我,我想停都停不下来。

        新的人事任免终于出来了,华淑娟被提拔为副局长,我还是原地踏步,匪夷所思的是程思居然升为副处级。我想我比程思出色得多,何以他这么春风得意?我不服气,把他的那些总结报告摊开来比对,结果大吃一惊。我的行文语气、用词造句和篇章结构与他如出一辙。我自诩学识超群才干出众,原来不过如此。我自己揭开了自己的面具,表明我的政治抛物线已到顶点,从此开始向下跌落。

         我不再加班,回家家务活儿抢着干,弄得丈夫一时手足无措起来。我对愣神的丈夫说:“你为这个家累了这么些年,现在该轮到我了。”丈夫从此袖手旁观,还把这事儿偷偷打电话告诉读大学的儿子,儿子下定义地说:“妈妈和妻子之间终于画上了等号。”

       离退二线还有三年,我在办公室里就开始神情惚恍了,倒茶茶水溢出杯口都没发觉,当发觉时,桌上已经漫了一片。我连忙用毛巾吸干水,要拿茶杯,在接触茶杯的一瞬间手却突然停滞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担任副局长的几年里,竟然天天把茶杯摆放在程思茶杯的位置上,纹丝不差!我的杯痕与他的杯痕完全重合,难道我与他有了某种默契?

      我的嘴角扬起一丝苦笑,端起金虎,压在杯痕上。我的举动是徒劳的,因为在任何一张办公桌上,其主人都会在无意中留下有形或无形的痕迹,这不是个人的隐私,而是公开的密码。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