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官场小说与法律尴尬  

2015-08-24 16:11:14|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梅子看了一些官场小说,因职业的惯性,我发现,在对待法律功能的表述意图上,大致可以分为“不能”、“不愿”、“不屑”三种情况,相对应的是以下三个作家类别:纯粹的知识分子,与官场保持着相对距离的超脱者;曾经在官场长期浸润,中途激流勇退者;主要以商人身份与官场若即若离,摇身而变的重新审视者。

 

 阎真是第一类别作家的典型。

 

 阎真的代表作《沧浪之水》被许多年轻人称为“杀死了我的全部理想”,所谓的“人情”被刻画得入木三分,却愈加彰显了法律的被无视。

 

 法律功能在表述意图上的“不能”,是由于虽然法制日益完善,但是从整体效果上看,权力运行受到法律的制约依然有限,法治的理念并未内化为官员和公民的意识,特别是在知识分子眼里,法律更像是条文而非思想与文化。

 

 而法律的被无视,还源于价值观遭到前所未有的颠覆。许多时候他感觉自己是虚无的,这虚无来自知识分子处境的尴尬:青春的激越炽热不能表达,理想得不到实现,清洁的灵魂抹上污垢,干净的生活得不到延续,刚正的人格遭遇权力的捆绑和打击,残酷的社会现实以及对权势金钱的顶礼膜拜取消了知识分子活下去的理由,知识分子对权势金钱的追逐尾随淹没了知识的高贵品格,“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担待精神荡然无存,精神坚守在权势金钱面前抽身而退,浮夸与表演粉墨登场,道德、良知、真相蒙上了厚厚的尘垢,金钱与权势一路高歌所向无敌,虚无主义成为一种思潮,这些都是知识分子死亡的原因。

 

“不是道德的问题,是一种机制。”阎真一语中的。

 

  王跃文是第二类别作家的典型。

 

 “人在官场,有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很压迫人,大概就是官场的氛围、气息、游戏规则等等。当然,很多人在里头如鱼得水,或者愿意委屈自己而求得发展和荣光。也许是我自己的价值取向及精神气质同这个环境有冲突。”王跃文如是解释。“我更多的是写有关官场人生的孤愤与彷徨,痛苦与救赎。”“当社会被某种辨识不清的洪流席卷裹挟的时候,当所有人都貌似向前狂奔的时候,我愿意慢下来停下来甚至往回走,看看狂奔的人们丢失了什么,我甚至选择掉队旁观别人狂奔。”

 

 在现实生活中,腐败问题被揭露的最常见方式,是官员接受司法的审判。在官场小说中,其结局却往往都要依靠冥冥之中不可获知的力量来解决问题,或者存在严重的“包公情结”。

 

法律功能在表述意图上的“不愿”,是由于法律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并不被视为解决腐败问题的良方。号称“官场小说第一人”的王跃文,在《国画》中安排了一个神秘的算命先生,感悟世事无常,“活在世上几十年就像一桌麻将,抓着几手臭牌天就亮了。”

 

 十几年前的《国画》和现在的《苍黄》,同为官场小说,同为权力斗争和反对腐败,主题思想却有了一个变化,“官场的问题不是单单‘腐败’二字就可以完全概括的。我从不单纯立意于反腐败去写小说,尽管这个主题也许很重要。我也并不喜欢把人物处理成另外一种概念化:好人身上加一点坏,坏人身上加一点好。我小说中出现的人物性格的复杂性,既有人性本身的原因,也有现实环境对人的影响,更是人同环境抵抗或妥协的结果。”

 

  浮石是第三类别作家的典型。

 

  浮石的名气稍逊,却颇具传奇色彩。从商人到因行贿而身陷囹圄,在狱中完成了自传体性质的小说《青瓷》。“如果说中国社会的腐败病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治疗,那么官场小说可以作为一台X光机,给我们提供诊断的一种途径。”

 

 这位曾经卷入湖南省高级法院原院长吴振汉受贿案的商人,以官场小说作家的另一个身份重新审视社会。多年以后,回首那段日子,他在媒体面前坦诚,“幸亏我进去了,否则真不知该如何收场。”“在这个泥沙俱下的时代,我不过是滚滚洪流中的一个小石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挟裹着,盲目地向前奔跑,以至一度迷失了方向。作为一个小小的生活个例,我的经历或许能给大家提个醒:任何时候,千万别丢失了自己。”

 

 法律功能在表述意图上的“不屑”,是由于约束权力的法律成为潜规则和权术的陪衬品。“真正从内心中去反腐败的人,必定是社会底层的、受腐败危害的人。因为权力地位的不对等,普通民众没有权、钱、势反腐败,只能通过民间的渠道,包括网络的、民间的(坊间传闻)以及作家白纸黑字的披露来反腐败。”

 

  浮石对于自己笔名的解释,更加能够反映出来一种“不屑”中的觉醒:有一种火山石是可以浮在水面的;打水漂的时候,那些小石子也可以在水面奔跑跳跃;还有只要不甘沉沦,任何人都可以自我救赎。当然,那需要一种让石头浮出水面的坚定意志与信念。

 

 有时候想想,如果让自己有机会创作官场小说,会把法律摆在什么恰当的位置呢?应该不会有严重的倾向性,或许会在“不能”、“不愿”、“不屑”三者中兼而有之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