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母亲的端午草  

2015-06-22 13:13: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大的雨!从夜里一直下到天明,浓密的乌云久久地不愿散去,滂沱大雨让这个小长假想出行的人不免有些遗憾。明天就是端午了,买菜回来身上又湿又凉,这天气真叫人捉摸不定,昨儿还骄阳似火,今儿却天凉如水,心里正嘀咕着,忽然发现门口的鞋柜上摆着两把端午草,每把端午草有两根粗壮的艾草和两棵油绿的菖蒲,一根新稻草扎着。草叶上淌着雨水,越发清亮。一阵阵艾叶和菖蒲散发的药香扑鼻而来,让我顿感神清气爽。这么大的雨,母亲还是出去卖端午草了!

每年,母亲都要到街市上卖端午草。端午前几天,母亲就会挑选出干爽、个长的新稻草,晒干、理好,留着扎端午草,每一根稻草都得精挑细选,那专注深情和细致劲儿总叫我莫名的感动。我小的时候,父亲在北方煤矿挖煤,母亲带着我和哥哥艰难度日,可母亲凭着她的聪慧和吃苦耐劳,愣是没让我们吃多少苦。春天的荠菜、野芹菜,夏天的端午草、田螺、河蚌、蚬子,秋冬的芦根、老菱,母亲都能找来到街市上换成钱贴补家用。我们渐渐长大,日子也渐渐宽裕,可早年的这些拾野赶集的习惯母亲却保持了下来。今年春上,母亲还卖过好些的野蒿、野芹菜、马兰头,只是野芹菜和马兰头已被母亲种植在自留地里,不用满村子去找了。当然,母亲去街市前总会捎一些给我们兄妹。于是生在小城里的我们,也能时常品尝到应时野菜的清欢。

还没到端午节,母亲就时常到屋后、河边去看她种的艾草和菖蒲,那神情仿佛是看她精心饲养的宠物,满眼的喜悦和温和。艾草本来是野生的,几年前母亲愣是挖回艾草的根种在茅房的后面,一年年、一茬茬,越冒越多,茅房后的一大片都齐刷刷长满了艾草,棵棵挺秀精神。每年春天,母亲都要挑上几桶粪肥洒在艾草地里,待到端午,母亲种的艾草枝干粗、个头高、叶片肥,村子里的人都爱问母亲讨上几根,母亲也乐呵呵地割上一些分送给邻里乡亲。艾草割下来,母亲会一根一根撕去枯叶,用井水冲去叶片上的浮尘,洗净的艾草水灵灵的,青绿的枝叶上浮着一层白色的绒毛,鲜活灵动,惹人喜爱。前些年,母亲都是去村里的各条河边找菖蒲,每次天不亮就起床,个把时辰,母亲就割回来几大捆的菖蒲,每次割完菖蒲回来,母亲总是满身的泥水(混合着的是汗水),满脸的笑。母亲早饭顾不得吃,就开始像择菜一样整理菖蒲,洗净根部的污泥,拣去枯叶烂草,一棵棵排齐。然后用稻草把菖蒲、艾草两两用稻草扎紧、码齐、成捆,母亲每每打理她的端午草都非常认真、细致,仿佛开始着一次神圣的旅程,容不得一点拖泥带水。母亲常说:“一年就一回,弄清爽了,人家摆在屋里也好看。”所以,每年母亲的端午草都特别抢手,常常在人家后面去,却在人家前面就卖光了。每次母亲都要留几把送给摊位旁卖水果、蔬菜的熟人,当然也一定会留两把给儿子、女儿送来。后来,母亲就在屋后的如泰运河边种了好些菖蒲,就再也不用去别处寻找了,自己种的菖蒲更加壮实些。其实,随着时代的发展,“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喝雄黄”等端午习俗越来越淡化了。现在很多年轻人(特别是中小学生)都不甚了解一些传统节日习俗了,或许正是因为一些像母亲这样的人的坚守,有些习俗在相互影响中被默默沿袭下来了。

母亲年年要卖的端午草,不只是艾草和菖蒲。母亲还有人家很少有卖的“勒草”,至于“勒草”的学名,母亲也不知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叫它“勒草”,这种草一般长在河坎、荒滩、野地,任性十足,越煮越结实,所以过去人们扎粽子都用“勒草”。记得我十来岁的时候,每年四月份,母亲总有几天要早出晚归去农场、棉场、“二十一团”这些地方割“勒草”,每天割上两捆,绑在自行车后回来。接下来的日子,我和哥哥放学后就是帮着妈妈忙“勒草”,先是拣,然后是晒和收,等草干了,就一把一把扎起来,挂在厨房的芦苇墙上。端午前,母亲就会把“勒草”拖到集市上去卖。与“勒草”一起卖的还有芦苇叶,立夏过后,母亲常常起早钻到河边的芦苇丛里,一个早工就能打到十几斤芦苇叶,清洗干净便和“勒草”一起去卖给城里人。这几年,母亲在屋后的田边也种了“勒草”,而且这种草繁殖能力特别强,每年春天,都能收割很多“勒草”,母亲照例精心洗晒,悉心打理,照例拖到集市上去卖。可是买“勒草”的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很多人都用塑料绳扎粽子,尽管母亲常常用“塑料绳有毒,勒草没毒,煮的粽子香”之类的话劝说顾客,可是很多人还是不相信“勒草”的牢度而选择用塑料绳或者鞋绳扎粽子,事实上这种干“勒草”扎的粽子煮熟后都有深深的勒痕,粽子真的很结实也有独特的香草味,更别说绿色环保了。但是时代的进步让许多好习俗遭遇的摒弃和冷落,只有像我母亲这样的人,还在苦苦坚守着“勒草”地,坚守着老传统。母亲年事已高,家里也不缺钱,早该安享舒适的生活,只是她不愿听从子女的劝告,放弃她对端午草种植和出售的活计,想到每年母亲推着满车的端午草,站在中心市场门口兜售,布满褶子的脸庞被经年的阳光晒得黑瘦,凌乱的白发在风中飞扬,七十来岁的人独自应对着形形色色顾客的讨价还价,连买带“饶”,我的内心便有说不出的难过,还有莫名的感动。我一再让母亲别卖端午草了,母亲的固执和乐观总说服了我。母亲说,现在卖端午草的人越来越少了,家里种的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再卖几年,卖不动了就不卖了,等到你们的孙子吃粽子恐怕就没有端午草了。说到这些,母亲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无奈和悲凉。

逝水流年,岁岁端午,年年端午。只是当今的端午节,似乎与屈原、曹娥、伍子胥的历史传说无关,与时令、节气、耕耘无关,与吟诗作赋、忧国忧民、祈福辟邪无关,似乎只是与美食有关,与商业炒作有关。再读读苏轼的《六幺令·天中节》——

“虎符缠臂,佳节又端午。

门前艾蒲青翠,天淡纸鸢舞。

粽叶香飘十里,对酒携樽俎。

龙舟争渡,助威呐喊,凭吊祭江诵君赋。

感叹怀王昏聩,悲戚秦吞楚。

异客垂涕淫淫,鬓白知几许?

朝夕新亭对泣,泪竭陵阳处。

汨罗江渚,湘累已逝,惟有万千断肠句。”

曾经,我们的传统节日承载着多少历史习俗,承载着多少悲喜情怀,承载着多少文化基因?而今,我只能从母亲双手包的粽子和扎的端午草里,呼吸到一股节日的气息,这气息里更多是母爱的味道。我虽然基本学会了包粽子,至于端午草我却无力打理,再过几年,也只能去集市去买了。不过,到那时,不知还有没有人卖端午草了。回首往事,感慨今朝,常常怕面对未来,怕时间让我们再失去些什么,再遗忘些美好的东西,比如端午草。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