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小说叙事的双刃剑  

2015-05-21 12:15:07|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去年发表短篇小说《疲惫》(载2014年第8期《雨花》杂志)后,作家王海波最近又向读者奉献出他的中篇新作《一晃而过》(载2015年第4期《雨花》杂志),他沉寂多年后的这种“文学表现”,值得庆贺,这是否意味着他将会有一个创作喷发期?作为他的读者,我翘首以待。

《一晃而过》秉承他一贯的创作风格,文字干净老到,叙述不亢不卑,不疾不徐,却在波澜不惊中逸出阵阵涟漪。他的小说很淡,是那种看破世事后的沉静,但他的淡里却裹挟着锋利,让你不得不小心提防,王海波小说的魅力正在于此。《一晃而过》是个两万多字的小中篇,但作者却在这“方寸”之地展现出比较广阔的社会画卷。小说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我”去新庄村挂职,小说的视角当然也是“我”,“我”以散步的节奏带着读者去新庄村漫游,新庄村的社会画卷便随着“我”的步履徐徐展开。“我”一到新庄村就召开村里几个厂的厂长会议,与汤支书商议怎么把村里的经济搞上去。汤支书在一次预制场与通河夜光匾厂的纠纷中被打伤,这也暴露了预制场的经营漏洞。因为鱼网厂改制一事,“我”与钱希富有了一番交集。县委扶贫办公室的老刘带了几个人到白米来,因为喝醉酒,出尽了洋相。“我”想办法为预制场推销楼板。预制场的顾老场长退下来后,由村里准备提副村长的刘松林担任场长,“我”和刘松林坐中巴车去汇丰镇。“我说我买票。他说怎能让你破费,场上车票好报销的。他买了,一人3块钱,来回12块钱。回村后,他自己批了发票。后来会计告诉我说他一下子报了60多块钱。”然后,作者又写了“调田”、殡葬改革、“我”因为下乡挂职而失去了购买“房改”房的机会、钱希富积善积德,以及汤支书的恪尽职守和“我”与天天的感情纠葛。以上种种组成了新庄村绚烂的风俗画,并且让你有身临其境之感。带领读者认知生活是小说无非回避的功能之一,而“画卷”正是认知生活的主要媒介。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的文学大师都是伟大的画家,比如托尔斯泰、巴尔扎克、莎士比亚、但丁、荷马、塞万提斯,等等。作者深谙其道,在如此小的篇幅描绘出广阔且又复杂的乡村生活画。作者对乡村生活很熟悉,这使得整个画面有着很强的真实感,而且饶有趣味,每个细节都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即使你没有挂过职,但读了《一晃而过》,仿佛你也经历了一番挂职生活。

然而,《一晃而过》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正在于此,即小说难以承受叙事之重,换句话说,小说写得太“满”了,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如果一篇小说从头到尾写了好多事件,那就有“罗列”之嫌,其实等于什么也没写。小说写了“我”与天天的交往,也可以说是爱情纠葛,但这个“爱情模式”还是常规的,并无让人耳目一新之处,也即没有写好这一个”,如果作者集中笔力画好天天这个人物画,作品是否显得更耐读呢?汤支书无疑是乡村干部的典型,他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受尽委屈,最后却罹患绝症。他身上传递出一股正能量。遗憾的是,作者呈现给读者的只是一幅人物肖像,或是说是人物速写。如果作者给予汤支书浓墨重彩,不仅将他的形象,而且将他的灵魂画出来,那么小说是不是更有宽度和深度?或者,就写“我”的心灵轨迹,我的挂职史,也就是我的心灵史,那么,你就写这个心灵史好了。一部心灵史,其实也是一幅绚丽的画卷。小说题目下面有这样一句:自始至终,我的灵魂在那片土地上游荡。看得出,作者是有这个意图的,只是因为文思的游离,这个意图并没有完美地表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