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美庐女人  

2015-04-04 20:21:01|  分类: 女人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幢很精致的洋楼。藤蔓沿着石头外墙直窜上屋顶,仿佛要和森严的警卫一起,把楼内的一切包裹得严严实实,不与外人窥知。楼内的空气异常窒息,与楼外浓密的树林很不相衬,也和室内的陈设极不协调,甚至难以同居住在楼里的女主人的气质相匹配。女主人才气涌动情感充沛,在变幻莫测的政治风云中呼风唤雨,游刃有余,每每有助波推澜的作为。可是别看她表面风光无限,其实内心忧愁不断。她诅咒政治,是政治让她的内心充满了烦恼,彻底丧失了对美的体验和感受。但她又喜欢政治,是政治让她找到了存在的价值。也许,她像唐代的武则天,清代的慈禧太后之流一样,不能一语道尽曲直是非罢。女人参政或干政,不管是非得失,似乎因在男人主宰的世界里凤毛麟角而自有另一种美丽在吧。

她一边用素臂挽着凌乱的黑发,一边想起1934年巴莉女士将这幢别墅赠送给她的情景。她喜不自禁,以至于那一夜辗转难眠。皎洁的月色透过密匝匝的树叶,透过窗户玻璃,洒在家具上,形成凹凸不平的光影,正是她心情不能平静的写照。她坐起来,修长的身姿,姣好的容颜,与这幢别墅的恬静秀美的气息融为一体,天地间再也没有像这样合二为一天衣无缝的艺术了。她是艺术的化身,美神阿弗洛狄忒的化身。她下了床,披上外套,推开窗户,远处,牯牛岭朦胧成脊,长冲河水声隐约,诗意在她胸中蔓延,但终究没能做成一首诗,只得默诵王维的《酬张少府》以遣兴寄情:“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群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她正值中年,风韵迷人,并非晚年,也不是万事不关心,面对纷繁复杂的政治局面心无长策倒是写实。她坐在丈夫驾驶的政治机车里,一路颠簸,时有颠覆的危险,怎么能心无旁骛地欣赏沿途的风景,做一个桃园人呢?

她难道是不幸的吗?她的绰约风采与那个内忧外患的时代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迷倒了那个时代的许多政治掮客。迷人的外表和雅宜的气质往往与阴暗的心灵不成正比,人们雾里看花,包括时隔半个多世纪后的我这一代,每个涉足这里的人都能感到这里的一切温馨得如她在焉。盥洗间的陶瓷浴器上似乎烙印着她的体痕,起居室的整洁的床单上散发她的体香,接待室的搪瓷杯口残留着她的唇印,甚至楼梯的木扶手上还不曾消尽她摩挲的指纹,她的呼吸,她的味道,她的宛转如莺的声音,嘴角轻舒一窝的微笑,眼角偶然绽放的心花,袅娜款步的身影,都在这幢房子的空间里氤氲不散,使得如我这样的后来者都能够看得见摸得着。自从在上海滩最豪华的婚礼之后,她拥有了“民国第一夫人”的显赫身份,使得那些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娇姝们在她面前个个黯然失色。她是一只栖息在孤枝上的夜莺,昂着高贵的头颅,在短暂的民国历史的天空下,不会想到矜持得体的高傲,以及由此而产生的魅力,在汪洋恣肆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浪潮面前,何其渺小,渺小得微不足道,羸弱得不堪一击!

钢琴的琴键有些灰暗了,不是因为她的手指曾在上面跳跃过,而是因为时间光顾的缘故。时间能改变一切,那套英文原版《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纸页也发黄了。她翻阅过的每一页上,还滞留着她的目光,还活跃着她的思维细胞。可惜,她的出色的英语水平应该用来阅读勃朗特姐妹的小说原著,但却为了可怜的美国援助,频频远涉重洋,在异邦的土地上用英文演说,博取蓝眼睛高鼻梁的人们的垂顾。她是三姐妹中最有才能的一个,难道她像自古多才的女人那样应该是悲剧的扮演者?

阳台上,两张藤椅,一张小桌。她身体斜倚,披风裹肩,黑旗袍衬托出柔美的身体曲线,一副悠闲模样。在那个多事之秋的年代,她能强作宁静么?就如那一刻挂在树林上方的秋阳一样,她找不到晚照的出路在何方,看得见的是即将到来的没落。没落不可避免了!她长叹一声,站起身,要永久地离开这里了,离开这里的温馨,这里的山风雨露,这里一切的一切。她离开这里时回眸频频,曾经漫步的小径上落叶翩翩。在此后的日子里,她带着无比的遗憾,偏居海岛一隅,隔海瞭望对岸晴朗明澈的天空。她想到了,她那张整洁的床铺上已经躺上了推翻了她和丈夫所主政权的那些男人,而那些在她体温犹存的床铺上作眠的男人们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莫大的羞辱顿时溢满胸间,她不敢再想下去。所有的情愫纠结在内心深处,是心如死灰,还是心生厌倦,是无比惆怅,还是痛苦哀伤,外人,包括她的丈夫那个叫嚣一时的蒋中正都不可能知道,更无从分担。她或许预感到自己的晚景特别凄凉,或许厌倦了政治的把戏,最终决定把自己的余生托付给异国他邦。那里的空气自由吗?那里的物质繁华吗?那里的人们可亲吗?她毫不怀疑,潜意识里以为凭着精熟的英文水平,深厚的西方文化修养,习以为常的西方生活习惯,不仅已经融入了那个民族,而且分明成为那个民族的精英。她不过是换个方法埋葬自己,用地地道道的华夏之躯作似是而非的美利坚之殇。

我在初春的傍晚,走遍了这幢别墅的每个角落,除了心生人去楼空风情不再的感叹外,再次感知了历史的隔膜和时间的残酷。凉风习习,吹散了这幢叫做“美庐”的别墅里的所有故事,和这个叫做宋美龄的女人的全部忧愁。

美丽的必定忧愁,沈从文说。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