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神仙日子  

2015-04-12 14:27: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春天暖烘烘的阳光包裹着瘦削的身体,晒出听天由命的旷达和艰苦生活的负累。旁边的椅子上摆放着一把紫砂壶,是我从宜兴旅游带回来的,被父亲的生命日复一日摩挲得通体乌光贼亮。父亲是教师,虽然拿着不多的光板工资,但在泥土上艰难翻捡生活的村人看来是吃皇粮的,旱涝保丰收。村人荷锄下田,经过我家,见父亲如此悠闲,更眼热吃皇粮的优越,就粗腔壮嗓地喊:“王老师啊,你真是过的神仙日子啊!”父亲闻声,睁开眼睛,直起身回道:“不行了,身体差了,还神仙呢!”说这话时,有股痰在喉咙里上蹿下跳,呼呼的出不来,如猫打呼噜一般,挺难受的。

父亲身高骨架粗,人勤快,本来挑粪下地割草沤肥这些重体力活难不倒他,但在“文革”中长期身陷囹圄,营养不良,无休无止的批斗又令他倍受精神折磨,最终摧垮了身体健康,患上了肺痨。随着年岁增加,久治不愈的病魔作祟的手段越来越重,日渐虚弱的父亲难以抵挡了。其实,多才多艺的父亲有好多事要做,都因病做不成了,他的清闲里蕴含着无尽的苦楚和哀伤。

“还神仙呢!”父亲这话否决了我家过的是神仙日子,确实,一家四口靠父亲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过活,怎么神仙得了?母亲是农村户口,要交粮草钱,所从事的赤脚医生的职业充其量算是为自己打工。我和妹妹懂得父母的不易,从不在生活上提要求,过惯了清汤寡水的日子,养成了晓得杲昃的好脾性。

父亲竭尽所能要将苦涩的日子调理出滋味来。有一天早上,他兴致勃勃地对我说:“今天咱们中午吃神仙汤,果好的?”凡事占着神仙就好,我高兴得一蹦三尺高。那时,我在志红小学上三年级,上午的课全被神仙汤浸泡着,不知老师讲了些什么。父亲在隔壁班上上了半天课,放学时和我一起回家。我一路上纳闷:父亲两手空空,怕是忘了神仙汤那回事吧!

回到家,父亲到屋檐下掐了几根葱,洗了,切成末。然后对我说:“下劲烧锅,神仙要显灵了!”我连忙划着火柴,烧旺了灶膛,还不大放心地探头朝灶台上望,看父亲如何变戏法似的变出神仙汤来。只见父亲用调羹舀了一点菜籽油下锅,然后放进了两大碗水,洒了些盐,就盖上锅盖。我问:“就这些?”父亲说:“你烧罢,还没完哩!”我想到在生产队大场上看的电影《海港》,不挨到方海珍带领大家翻仓那时刻,韩小强造成的散包事故是不能水落石出的,父亲跟我还打着埋伏哩!

这么一联想,就被《海港》缠上了。那年头难得一个月看上一场电影,有时候要走好远的路到邻村的生产队去看,结果还是在自家生产队放的电影。反正来了,看就看呗,从草置上抽一捆稻草坐下来,又津津有味地看了一遍,回来的路上我和父亲还要热烈地讨论一番。回到家,门口有好些邻居拿着棍子围着,见到父亲大呼小叫:“王老师,你家失贼了!”一看,果然四门大开的。父亲慌了,点亮罩儿灯,从东间看到西间,一切安好如初。邻居们在门口伸着头问:“果曾少杲昃?”父亲借着灯光看到门扣子上挂着的锁,锁孔里插着钥匙,这才想起走时匆忙,忘了锁门,便戏谑地说:“我原来唱了一出空城计,贼吓得不敢进门了!”邻居们哄笑着散了。破虽破,当家货,纵然家里没值钱的杲昃,也是省吃俭用攒起来的,被贼扫荡不心疼才怪。父亲满头大汗,绝不是虚惊一场的模样。

“别塞草了,汤烧好了,吃饭啦!”父亲招呼着,我迫不及待地坐到桌前,眼睛直勾着盛神仙汤的二红碗。红红的汤水里飘着几块脂油巴儿,用筷子一搅,还有几缕蛋丝荡漾着。在一日三餐顿顿青菜萝卜的日子里,这汤果然诱人得很!我食欲大开,干脆来个汤淘饭。父亲见我狼吞虎咽的,问:“好吃吧!”我点点头。父亲又说:“要是有竹笋,这汤做起来更好吃!”说完,才吃他那碗神仙汤。那汤里没有脂油巴儿,也没有蛋丝,只是一碗放了盐和醋的水。我连忙找了出去玩的借口,奔出门去,躲在屋后轻轻地哭泣起来,下决心一定要让父亲吃上放着竹笋的神仙汤。

几天后放中午学,父亲没第四节课先回了家,我觉得给父亲惊喜的机会来了。我钻进了场上大大的竹园里,其时春笋已破土而出,一个个肉肉的嫩嫩的,好不逗人喜欢。我掐呀掐呀,桌上的神仙汤在笑呀,却不料我被大大盯上了。“你给我出来!”竹园外一道霹雳响起,我吓得魂飞魄散,笋散落了一地。我想逃,结果跑不过大人,一把被大大抓住了,他像押俘虏一样推推搡搡地将我押回了家。奶奶是个厉害角色,站在场上骂:“你个晦气杲昃!倒欺负到我家伢儿头上来了,看我不收拾了你!”捞起袖子就要冲上去,被父亲拉住了。我呆若木鸡地站在屋子中间,等着挨训。父亲摸着我的头说:“吃饭吧!”我默默地坐下来,面前正摆着一碗神仙汤,汤里依然飘着脂油巴儿和蛋丝。我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滴落在米饭里。

此后,日子渐渐好起来了,父亲没有再做神仙汤。我和妹妹还算争气,先后考上了大学,农村户口转为国家户口,这又成为村民们羡慕的事情。一天晚上,父亲忽然很郑重地说要建楼房,并拿出他设计的图纸和购买砖头瓦片的发票,我这才知道父亲埋下的建楼伏笔很深,深得我毫无觉察。其时,我刚刚在离家数十里的镇上工作不久,在经济上和精力上都帮不上忙,面对日渐憔悴的父亲,我只恨自己无用。

接下来的两个月,不是出差就是晚上加班,偏偏忙得回不了家。有一天,我正在办公室撰写领导的讲话稿,父亲从学校打电话给我,说工作再忙晚上千万要回家一趟。父亲的声音很弱,我心里一沉,连忙赶回来。原来,楼房建成了,父亲准备了饭菜,要合家庆祝一番。父亲一边气喘吁吁地叙说着建楼过程,一边端着饭菜,其中竟然有一碗神仙汤!父亲说:“喝着神仙汤,就不会忘记过去的苦日子,只有奋斗,才能过上真正的神仙日子!”

父亲的这句话成为一道丰厚的菜肴,在二十多年的岁月里滋润着我的精神。如今,村里家家户户上班的上班进城的进城,家里要什么有什么,都过上了神仙日子,谁也不眼热谁了。早逝的父亲没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而我们将来的日子,我们子孙的日子,肯定是越过越神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