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我的童年时代(一)  

2014-07-15 20:08:29|  分类: 沉香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我跟随父母迁往西山脚下的北京军区大院。大院的北面依山而建,一条贯通始终的大路把大院分成东西两院,西边是司令部,东边是政治部。司令部的办公楼在西院最北端,办公楼前是经常组织活动的大礼堂,礼堂外面是一片广场。几乎每个星期广场上都放电影。每到这时,哥哥就会和我搬着小板凳坐在屏幕两边,当然还有大院里的一大群孩子。什么《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看得我们如痴如醉,热血沸腾。

 

    广场南面是大片的宿舍区。部队大院的生活遵循着有序的级别关系,住宅区便是最典型的体现。我现在回忆起来,宿舍区里最显眼的就是部长们住的二层小白楼,站在西山上就能看见,其他宿舍楼则是红色的。我的父亲比部长们低一级,住在小白楼南面的四层红色宿舍楼里,再往下就是大参谋们住的五十几号楼,而大部分普通干事则住在小河对岸的九十几号楼里。当时的北京军区司令杨勇的小别墅,在院外的半山腰上。

 

    大院里的生活保留着明显的集体生活的印迹。许多院内的居民依据早、中、晚三次定时广播,规划每天的作息。父母仍习惯于去食堂吃饭。我记得,大院里有数不清的食堂,按级别不同相互区分。级别高的食堂就是人少些,菜做得精细一些罢了。

 

    哥哥和我一出生便过着集体生活。我们从小就被送到大院附属的幼儿园全托,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幼儿园毕业后进入附属小学,还是住校。我模糊的记忆里,记得即便是一周回家一次,有时也见不到父母,父母总是很忙,哥哥和我有时会跟着保姆到她的家里去过周末。当时也没觉得特别惨,因为大院里的孩子们都这样。

 

    大院的孩子们从小上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甚至一个中学、一同参军。家庭关系的松散,使得他们彼此之间联系得异常紧密。


    (梅子有时间了,再继续敲,以飨我的博友们。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