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半夜敲出的序  

2014-04-20 15:17:56|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下午到排长那边去溜哒,发现他的一篇《致同学李评》,观后感慨颇多。  “实事求是,在写作上,你是正儿八经的作家,我该叫你一声师兄,如今你要我批一批你的小说,不是我没胆子,是没本事。”事实上,排长的小说,尤其是那十八里山川的人和事的描述,确实很有一番文字功底。排长的谦逊让梅子汗颜。想想自己,完全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嘴脸,却恬不知耻地揽下了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作品写序的活儿。同样是半夜起来敲字,排长完全是“追求自己的心灵,为思想的快乐写字”而自己却是为着那红票票着笔《扎根于乡土的老作家》。呵呵,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啊。

 

 

 

                                                          扎根于乡土的老作家

                                                           ——何必多短篇小说集《春天的故事》序

 

何必多是名副其实的老作家。首先,他是作家,著述颇丰,既有《活魂灵》等长篇巨制,又有洋洋洒洒几十万字的中短篇,发表在省市报刊上,体裁涉及散文、诗歌、戏剧等多个领域,总计超过了百万多字,有的作品还获了奖,产生了广泛影响,比如《茧马》、《童素贞恩仇记》、《选谁当代表》。说到“老”,倒不一定指他年纪,而是他40多年的写作历史。他可能是如东最早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之一,可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或者,在他中学时代即猎涉文学写作也未可知。

 

说何必多是老作家可能还不太全面,还应该在前面冠之以“乡土”。何必多是农民出身,又是老三届,中学毕业即回乡务家。因为出身富农,一直在农村与土坷垃打交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间还当过砖瓦厂拉大车的工人,一个农民所能吃的苦,他都吃过了。坎坷和苦难能毁灭一个人,也能造就一个人,何必多无疑属于后者。在拉大车的日子里,即使被砖坯压得匍匐在地,他也坚持写作,是那种贴着地皮的写作。正因为是贴着地皮写作,他的作品有着浓郁的泥土和乡村味儿,是地地道道的乡土文学。可以说,他在如东文学界,抑或是南通文学界,是独特的。虽并不广为人知,但他的存在是坚韧的,无法忽略的。

 

大抵说来,乡土文学有两种审美风格,一种是写实风格,秉持这种风格的作家,我们称之为“写实乡土作家”。此类作家多从哲学文化高度,审视农村群体,揭示农民病态的心理结构;或从人道主义精神的角度,同情农民的悲苦命运,揭示他们恶劣的生存环境,以及他们身上存在的落后病根,以图使他们觉醒过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或从社会政治学的角度,反映他们在中国历史进程中的生活道路。写实风格强调文学的认识功能,即企图教会读者认识生活,从而去改变生活。另一种是写意风格。此类作家可称之为“抒情乡土作家”,以对古朴的乡土社会与和谐的人际关系的向往之情,着重表现世外桃源中自然的人情人性,具有浓郁的诗情画意与平淡和谐的田园诗风。这类作家完全排斥现实中存在的丑陋与黑暗,只关注乡村纯朴原始的人情人性的美好,笔下描绘的是“田园牧歌”,希望以此来感染读者,引导人类走向真善美。

 

在我看来,何必多一直在这两种风格之间游走。时而写实,时而写意,用他凝重又轻灵的笔,充分展示他生活的曹埠那枚“邮票”上的人情人性。比如,收在这本集子中的《大学生村官王强》,就是一篇典型的写实作品。“一辆工具车载着二十三岁的王强从宾山市出发,经过312省道,拐向村村通的水泥路,左转右拐,终于驶到了目的地——宾山市边陲葫芦环村村部”。 面对陌生而又艰苦的环境,和同样陌生且纷繁的人事关系,年轻的王强知难而上,百折不挠,“在处理矛盾纠纷,突发事件、招商引资中为葫芦环村做了卓越的贡献,对葫芦环村今年奔小康达标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作者以非常写实的表现手法,塑造了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崭新形象。而《蛇医阚树勋传奇》则是写意的,虽然它是传统的写法。“阚树勋把‘蛇医秘笈’背的滚瓜烂熟”,而且在老太师的指导下,谙熟各种治蛇咬伤的中药草。因为常年与蛇打交道,竟然能与蛇友好相处。更奇的是,阚树勋竟能唤蛇出洞。虽然是写意,非现实,但骨子里却是写人。作者把阚树勋的传奇写得引人入胜,就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性格也一点点完成着,最后水到渠成,脱颖而出。

 

何必多是勤奋的,也是耐得住寂寞的,这两样是一个写作者必备的素质。乡土文学是一口深井,我建议何必多打好这口井,只要坚持下去,终能流出甘泉。怎样写好乡土文学作品?我认同“三画一新”理论:一是风景画,二是风俗画,三是风情画,四是地方色彩。只要写好这个“三画一新”,作家的艺术特色就能充分呈现出来。收在这本集子里的作品,多多少少体现了此艺术特色。但我觉得还有失醇厚,所以还应下功夫。用一句套话说,就是任重而道远。艺术无止境,无论是经营哪个艺术门类的艺术家,都会面临这个问题。我愿与必多共勉。是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