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论相貌  

2014-04-15 12:11: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有人说“那人看面相是老实人”“某某长得副好脾气的面孔”,乃至看电视节目,都会听到新闻讲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有项最新研究,成果显示从脸型可看出男人是否诚实可靠,且细致到“脸型较长的男人比较值得信赖,而宽脸男比长脸男可能更会说谎和作弊取巧”。真不知美国为何允许教授学生花用经费搞这类研究,想来总不会是要在为未来总统投票时,先用样貌去分析一番候选人可否值得信赖。不过“以貌取人”的论调听得多了,本来从不去想的方面,终究还是不由己地牵出一道命题——冯梦龙拿来劝诫世人那句“人不可貌相”,是否怎也颠扑不破的至理?

 

若要较真,好多人都另有自己看法。典型的是蔡澜。他说:“人绝对可以貌相,我是一个绝对以貌取人的人。”他觉得两边腮骨凸出来的人“把你吃光了骨头也不吐出来”、比例上“坏的实在占多”,说话时只见口中下面一排牙齿的人“多数也不可靠”,还有一眼看上去像一个猪头的人“大有可能是愚蠢、怕事和不负责任的”。

 

 不过他也承认,相貌不单是外表,是“配合了眼神和谈吐,以及许多小动作而成”。这句话实在有大大的漏洞,所谓貌大抵是指五官身材如何,若非要和人的气质搅在一起,那么便不是“以貌取人”,而是以外在表现来相人了。

 

这样以外在整体表现来判断人的例子,刘义庆的《世说新语》里就有两则:《世说新语·容止篇》里写,曹操要接见匈奴使者,自认形貌丑陋怕被来者看低,便让魁梧英俊的崔季珪代为出见,自己则握刀侍立在旁。接见完毕后派人去问对己印象若何,对方答“魏王严正的仪容,令人非常敬仰。然而坐榻边握刀站立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世说新语·笺疏雅量第六》里,东晋将领郗鉴派管家往丞相王导家择婿,看到的王氏子弟均仪表非凡,唯有在东跨院书房内的床上,见到因沉迷书法而袒腹仰卧的王羲之。王羲之却以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被郗鉴亲自择为“东床快婿”。

 

 相貌虽然蕴含着每个人一定量的信息,比如看人脸色可知他昨夜休息得怎样、近几餐吃得是否可口,看人神情可知他情绪如何、是否正在焦虑烦忧,看他牙齿口舌可知他有否饮茶吸烟的习惯等等等等。但是仅仅凭固定静止的容貌,实在是难以看出那人性格命运来,曹操的英气勃发与王羲之的风流蕴藉,无不是自举手投足眉目高低中透出来,若把他两人样貌摹到画中,所谓相面大师恐怕也看不出什么因果。

 

人实在“不可貌相”。再想起有些世代相传的俗语,说人“颧骨高是脾气倔强”“嘴巴突出是喜欢传闲话”,真是不负责任的穿凿之说,多半是因最初发此言者己身的好恶捏造出来,传予他人这般那般的心理暗示,千百年来不知害苦了多少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