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老板娘  

2013-08-14 06:59: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风中在街头苦等友人,友人被阻在下班高峰的汽车阵里。无奈中,我弯进街旁的一家小服饰店,迎面而来的除了空调扇吹出来的过分冷的冷风,还有过分热情的一声招呼:“老板娘,欢迎光临!”让我一时有时空错乱之感。

第一次被称为“老板娘”是什么时候来着?恍惚记得是在宁波,约略六年以前。在那时候,本还习惯于被店员嗲嗲叫声“靓女”,那是广东发明的免费恭维,女人皆有份,我享受它如同享受饭馆里的免费茶水。可是,骤然被叫作“老板娘”,是升格了还是降格了呢?我看看旁边的他——按照台湾的雅驯说法,可以称为“外子”的——心下明白了几分,此人小腹微凸、市井气和霸气微突,可不正是个老板的形象!江浙地方,商人的社会地位颇高,店员投到他身上的都是赞许的目光,所以招呼我一声“老板娘”,想是抬举我。欣然受之!

一般而言,滨城的小店店员是不以“老板娘”招呼客人的,当然也不会以“小姐”这种易生误会的称呼,她们含糊笼统地说句“你好”,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抬眼扫你一下,表示“我在这里”。可是这简单的一扫,却像强大的条形码扫描器,把顾客的种种资料完全获取,你收入如何、三围如何、婚姻状况如何、购买意向如何,瞬间掌握。因此,如果你碰了她贵重的货品,而她觉得你买不起,她会移步过来,亦步亦趋地,给你以极大压迫感。如果你碰了她贵重的货品,而她觉得你买得起,她也会移步过来,只是保持一个礼貌的距离,冷静地,忍耐地,像猫等着捕猎的机会。偶尔,对那些虚荣心还旺的小女子,她们会抛出“美女”这个标签,对那些上了岁数的老太太、有时不知自重地想把自己套进时尚衣装的,也许会淡淡唤声“阿姨”。

有这样的城市文化经验,我对这热腾腾的“老板娘”三字自然是先错愕后惊喜。漫应了她一声,转身去看货架。帽子,全都是帽子,麻线编的、纸线的、毛线的、帆布的、叫不出材质的、各种帽子。

萧伯纳曾经抱怨说,多数女人选择丈夫远不及选择帽子来得聚精会神、慎重考虑。根据他的作品改编的《窈窕淑女》,果然在帽子上大做文章,奥黛丽·赫本头上那顶黑白条纹的、超大超华丽的帽子,把风头早早抢尽,旁边的男男女女哪里还有什么气焰。显然,萧伯纳误解了女人们的选择之道。帽子怎能与丈夫比,帽子是要华而不实的,丈夫是要经久耐用的;帽子是时过境迁的,丈夫是从一而终的;关键在于:帽子往往是成排成架等着挑的,而丈夫这个职位的候选人总是多也不够多,四选一就不易了,有个老板当备胎,姆妈已经在念弥陀佛,所以说到底,也没什么可挑的。因此,多数女人将不能释放的挑挑拣拣精神都放到衣裳鞋帽上,聚精会神,慎重考虑。

那店员不一定知道萧伯纳的高论,但是她一定知道女顾客挑选帽子的慎重精神,于是任由我把一顶顶帽子拿起、戴上、放下,一声不响。我在店里时间稍长,有别的顾客进来,她一一招呼,这才真相大白:她是区分“小妹”、“美女”、“阿姨”、“老板娘”的。“老板娘”是对显然已婚、又不如“阿姨”那么老的中年黄脸婆的通称。失望,失望到我把拿起不想放下的帽子又放下了。

因此想必大家都能理解,我不无快意地发现,送外卖的正太推开店门,对她大声一吼:“十八块,老板娘!”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