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梅子眼中的楷书  

2013-05-08 10:12:16|  分类: 市井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梦见自己在以往某个朝代最辉煌的一段光阴里,与先贤们邂逅,时而在花荫下小酌一杯,谈些天高云淡风轻日丽的话;时而在茅庐竹亭里品茗吟咏,做诸如层峦叠嶂山清水秀的诗;时而在瑶台鹅池边,写几行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字……我沐浴在那些艺术骄子如日月一般熠熠生辉的思想灵魂的乳液中,浮出了稍纵即逝的艺术灵感,激起了灵光一现的智慧水花。梦中惊醒的第一反应就是,迅速翻身下床,抓起毛笔,铺开宣纸,一番挥运,写出自己孤芳自赏的作品来;或者干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脑子里反复剪辑缥缈的梦境,令自己日渐干枯的艺术才思在某个朝代的春天里绽出绿意。

原来,浓酽酽的绿意来自于灞桥烟柳,某个朝代就是大唐帝国。梦中的我一袭长衫一绾青衿一双草履,背笥负笈,四处飘零,做过欧阳询的童子,柳公权的门人,颜真卿的厨工,褚遂良的轿夫,虞世南的马卒……我甘心沦为唐楷的奴隶,毫不自卑的奴隶。贞观之治的余音未了,又响起了开元盛世的鼓点,我怀揣自信和希翼走进了国都长安的省试考场,参加一年一度的“国考”。我的考号里有穿回鹘装的女子伺候着,不时奉茶磨墨,其“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心情大好,文思如涌,首考明经一科,就不假思索地用唐楷迅速做完了《国殇论》的答卷。我恍惚不是在参加紧张的科考,而是在参加艺术拍卖会,或大笔一挥签名售书,或哄抬润格大把赚钱。当然也无须担心有人买通关系搞权钱交易,把我挤掉,凭那时唯才是举的国策,何愁不能金榜题名,报效国家呢?美梦正向深处延续,不曾想,那女子大概被近在咫尺的官宦子弟亦或是富二代勾引,心不在焉,溅了我一身的墨汁,还玷污了试卷。惊惶,恼怒,横跨了千年时空的大梦最终做到了头,我一下子跌入到现代,还原为颠仆偃蹇的真我。

夜里做有关楷书的离奇梦,白天说关于楷书的昏糊话,都不能当真,唯有唐楷的奕奕遗墨在,那却是真实的存在。我打开《九成宫醴泉铭》,一股险峻的气息扑面而来,恍若是欧阳老夫子整裾危坐向我唠叨:我能够死里逃生,历经三朝为官,从太常博士率更令一直做到弘文馆学士,能得到李渊李世民父子的器重多么不易!伴君如伴虎,我为妻儿老小乞米苟活,整天小心翼翼侍奉皇帝老儿多累,险象环生的欧体字就是我的写照;而你面对险恶的世相,也要收敛自己的性情,掌握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本领。想着信本先生在笔画里向我解说的心灵体验,能不理解清代王永彬所说的“一言足以招大祸,故古人守口如瓶,唯恐其覆坠也”的话?再翻开颜平原的《自书告身墨迹》,从外拓的笔法中体悟磅礴浩大的开张气势和凌然不可侵犯的巍峨气象。于是,我听到了窗外沉缓的脚步声,仿佛看到一位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忠臣倔士向我走来。他停住脚,叩响了我的心扉。他是从御史署或者尚书府出来散步,偶然经过我的居所的么?或遭奸人构陷被派往叛将李希烈处做游说,知道自己此去必死无疑,故而向我告别的么?颜公,你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就说吧,但你为什么不说,只在洁白的丝绢上写下“威武不能屈”几个颜体大字?你是用艺术的力量展示士可杀不可辱的铮铮铁骨和临危受命的耿耿忠心么?楷书因你而幸,你为楷书而存。

无语。颜公你揣满愤懑,淹没在历史的深处,成为灿烂星空上光芒四射的一颗星辰,照亮了人类的前世今生。

芸窗半掩,我敞怀而坐,反复解读颜筋柳骨,悉心领悟无头不缩无往不收的笔法,谁曾想竟然潜移默化地通彻了做人的准则!“心正则笔正”,柳诚悬说得多好啊!可我不明白,何以有些人“心不正”,而被奉为“笔正”呢?何以有些人明明“笔不正”而被吹捧为“笔正”呢?何以有些人朝甫执笔暮矜成家,甚至连“笔”都不知为何物,却像模像样地“妙墨”一点名动天下呢?柳公若活在今天,大概会与时俱进,重新著书立说,下“心正则笔或正”的论断罢。我还不明白,唐楷何以在后代直至今天的某些人的目光里成为俗不可耐的艺术呢?赵孟頫本为赵宋贵族,江山易主没饭吃了,只得应元朝征召乞米讨活,其所创出的遒媚秀逸严整圆熟的赵体就因贰臣之骂而被目为媚俗?片面在人品和艺品之间划上等号,就能把赵体楷书按在因人废书的泥淖里使之暗淡无光吗?学不到家就去否定,学到家了却不能摆脱藩篱就贬低,这是人们惯用的掩耳盗铃的伎俩,却听不见,茫茫星空里震响的前代楷书大家的冷笑。

横平竖直,分明是告诫人们要挺直脊梁,刚正不阿;逆起回收,不啻是教给人以藏真守拙的智慧。故而楷书不只是初学者的范本,还应该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终身服膺的对象。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笔一划的书写中,不断砥磨浮躁气,削除名利角。“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是淡泊名利的书写状态,是无为无所不为的人生态度。

面对光怪陆离的现实生活,要活成梦中的楷书,很难很难。

梅子眼中的楷书 - 梅子 - 梅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