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博友寒文  

2013-05-12 16:04:17|  分类: 男人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苏卫视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非诚勿扰》中,主持人孟飞曾公布过一组信息:全国的城市中相亲成功率最高的省份是台湾、香港和黑龙江。他的评说是:东北人,豪爽大气,真爷们。其实这句话用在博友寒文身上恰如其分。

 

寒文,北大荒人氏,灞桥王朝(相似于网易一圈子)的一员武将,因与同党合谋篡位未逞,被皇上灞桥(圈主)放逐原籍牧羊。江湖人称羊倌。

 

羊倌的本事忒大。能修路,建桥,筑高铁,造楼房,凡是陆地上的涉及到砖瓦水泥的工程大概都有他的份儿,当然啦,地球上桥断、路毁、楼塌的新闻一出现,博友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寒文,并众口一词:这豆腐渣工程准是这小子负责的。近日,羊倌吃饱了撑的,闲着无事,拍着肚皮,放出话来:我寒文真想再找块地方放羊去。梅子回敬了一句:有本事到钓鱼岛去。呵呵。他剔着牙床:你这不是拿着刀背杀人、搞不死人折磨人嘛。

 

寒文搞正经工作不行,闹偏外却有生有色。仗着一副好身板,在朋友的野营训练场得瑟。从衣服装备,到人员的组织构架,从公司的策划到大型野外活动计划的实施,都亲力亲为。从一名闲杂人员做到了教官的位置,听说最近又显摆到了北京,得到了香港和大陆专业警司的言传身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为战争而生,比如希特勒,比如梅子,比如博友寒文。不同的是,梅子巧遇越战后期受当年英模报告会的影响,发奋图强考取军校,在部队从事情报、行管工作十八年,至现在混得人模狗样。但寒文虽与军部无缘,但钟情于七兵堂野外训练基地,也不失为一个军人本色,而这些又恰恰符合他自己的性格和兴趣。寒文能进入梅子的视线,这也是一个契合点。

 

2012年上半年,我的画界朋友向我推荐了台湾的一位年轻画匠,叫他画匠,是因为此人至今还处在某个人画廊打工的阶段。那次,台湾画匠郑重地向我展示了三幅人物画像,我震惊之余,敬佩万分。因时间关系,我迅速地启用从部队学到的快速强记的功能,将三幅画像的任何细节一一烙印在脑海里。回来后,日思夜想,打了三个月的腹稿,终于于某夜凌晨起床,耗时整整十二个小时,将三幅画像画了出来,并分别给它们取了名。过了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按捺不住兴奋,放在了自己博园的相册(现已删掉)中,作为镇园之宝吧。那知,刚传上去,就被寒文偷走了,呵呵,并光明正大地放在博客的门头上。这小子的解释是:哼,别说是几张画,我还要偷人呢。有本事,你到皇上那儿告我去。梅子一发狠: 这小子不在梅子的地盘上,否则不被我收编并整得服服贴贴,那我就不叫梅子! 当然啦,虽然相隔千里,梅子后来还是想出了一招,差点将他整气死。呵呵。

 

北方男人朋友义气浓,能喝酒,重情谊。同样是博园,灞桥、默然、寒文、老北等等一帮爷们,从以文会友,到现实酒宴,那深厚的情谊,天长地久。我零星地看了一些寒文的博客,文采不怎样,但一些照片却生动地展现了这一个圈子里的人和事,那种挚热的朋友情谊扑面而来,令人怦然心动,久久难以忘怀。这是我梅子从网易博客得到的最大的收获。这也是江南男人所不及的。

 

当然,从博文的一些细节来推断,寒文其实是一位内心充满柔情的一个人,尤其是到沂蒙老区,看到当地百姓生活依然穷困,心悚不已。强烈思念在部队服役的儿子、看到女儿离别的场景,心酸的样子都栩栩如生。

 

昨晚,梅子的一个搞家庭婚姻杂志的主编朋友召集一帮女性相聚。席间,她抛出一题:你们心中真正喜欢(注:不是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轮到我回答时,我喝下一杯红酒,率性直答:能一下子将梅子摁到墙上强吻或强抢的男人。

可现实中有吗?呵呵。区区江城,凡是认识我梅子的,可以说,没一个男人敢这样对我的。呵呵。那么,转换到博园里,不多的博友中,我推断只有寒文,他能做得到。

 

寒文,好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