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女孩香香  

2012-06-18 09:00:25|  分类: 市井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晰的鹅蛋脸过早脱了胎肥,经常是一张留有擦痕的A4纸,垢迹无非泪斑、汗渍,或者鼻涕。小嘴总噘着,即使在称呼着佳佳爸爸、妞妞妈妈时都是这样,不知道童稚的内心作何感想。漂亮的裙袜经不起端详:因为这些大多属于二手货。一双绿色的皮靴倒像水晶的,仔细一瞧:拉链豁了齿,鞋头的皮皴了。

在一群小孩中,香香是最会“跑尸”(奶奶责骂时的方言)的。这个矮小的女孩就爱窜门,大概脚登着风火轮。一天中除了起床后的早饭,其余的两顿都会误点。“香香,香香!家来呀!”奶奶拖长的腔调东飘西荡,不无厌烦和怨艾。尤其大热天的正午,奶奶一手撑着洋伞,一手佯装拎着孙女的耳朵,这一幕令人啼笑皆非。

这能够怪谁呢?哪一个孩童不需要乐趣?邻居家的同伴可玩的东西五花八门:泡沫拼板、小吉他、画册、儿童自行车、学习机、数码相机、手机。从小到大,香香拥有过多少?用数码相机录相多神奇呀!拍摄时,月月在少年宫学过舞蹈,她只有跟着蹦几下,留下一脸不服气的神容。至于零食,香香的同样少,显得清汤寡水。据说禁不住可乐、奶茶的诱惑,她曾经在人家不告而取,把自己搞得像个嫌疑人。

香香似乎早熟,最不惮于和大人讲话。月月爸爸,月月星期天在家吗?这是在预约玩伴儿。佳佳,到我家来耍呵!说这话的时候,她就站在佳佳厨房门口,瞅着人家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我妈妈有打电话回来。这是对故意提问者的答复。我妈妈过年就回来。这句话一说就是五年!

在四野震耳的炮竹声中,除夕夜偶或夹杂香香的哀哭,以及爸爸的哄骗声。爸爸年头外出而年梢回来。婚后十年生了这么个疙瘩,却似乎给他添了难言之隐:这一个怎么长得像别姓邻居家的另一个?眉梢、眼角向上翘起漂亮的弧度,像柳叶又像丹凤,却大概让人美不起来。

说起香香的生日,真有几份诡异:农历七月十五。小孩不懂忌讳,不知道是不是命运在搞鬼。今年8岁的生日,香香一早就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搬着爬爬凳坐在门前的晒谷场上。不是发呆,是在盼妈妈,眼巴巴的。

香香的妈妈有一个质朴的名子,叫水芹。结婚来时并未办酒,就像亲戚上门一样。当年才十五六岁,比男人小十多岁。方脸、大眼,水灵灵的一个湘江妹子。耳朵里塞着个东西,是助听器。现在离开这个使自己脱蒙、孕子,付出三分之二青春的家,一直未回还。

邻居毛球儿冷不防拨通过水芹的手机,听到的儿含乳啼声证实了传闻。香香依旧脆生生的叫妈妈,扔了电话才哇哇大哭不止。大人本意是让香香在电话里哭,以此作为呼唤。即使这样,妈妈也不可能乘着信号,像曹操说到就到。

只有彼此心心相印,后会有期。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