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那张黄帆布沙发  

2011-09-29 07:46: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去母亲家,发现摆在母亲房间的那张三人沙发不见了。我突然变得很虚弱。我以大病初愈的那种苍白乏力的口气问母亲,沙发呢?母亲怔了怔,回答我,处理了。我像遭了棍棒一击,懵了,僵了。那一瞬间,我内心有什么坍塌了。

前些日子,母亲就露出口风,说是要将她房间里的沙发处理掉,好腾出地方给让新家具。

我以为母亲只是说说而已。母亲是俭朴过日子的女人,惜物,从来舍不得扔掉哪怕是失去了使用价值的东西。比如,一张古旧的藤椅,腿断了,也不舍弃,而是用绳索将腿绑好,就摆放在阳台或屋子一隅。虽然不能再坐了,但摆放在那儿,也是个念想。我劝说母亲,三人沙发虽然旧了,但它毕竟跟随我家多年,它早已成了我家的一份子,就让它待在我家寿终正寝吧。母亲是赞同我的话的。她现在睡的床,就是她在结婚时买的。它跟着母亲从闽江流域辗转到黄海之滨,凡50余年。它见证了我家的沧桑岁月。或者说,它本身就是我家的沧桑岁月。它油漆剥落,垂垂老矣,但它纹理的每个褶皱里都铭刻着我家的生活气息。只有氤氲着这种气息,母亲才会酣然入梦。

然而,母亲还是把那张三人沙发卖给了收废旧的。

母亲居住的虫宾东小区,每天都有好几拨收废旧物品的里下河人光顾。老一代的掘城人称他们为下河佬。他们每天骑着嘎嘎乱响的三轮车,无数次地从小区的甬道上走过。开始是用怪异的里下河方言直着喉咙吆喝:旧书旧报旧电器,废铜烂铁旧家具。那种烟火气很浓的喧嚣吆喝,让小区人既恼又恨,却又有一分迷恋。我想象,在一个岑寂的午后,这吆喝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母亲。其实,母亲每天都对这吆喝声充耳不闻,但是那天午后的吆喝却突然提醒了母亲。于是母亲将目光投向了倚墙而蹲的三人沙发。母亲并未讨价还价,而是以低廉的价格脱手。在三人沙发被抬出家门的那一刻,母亲是多么决绝啊,那种决绝,只有无情无义的人才会有。然而,母亲终是后悔了,听着三人沙发被嘿唷嘿唷抬下楼道,母亲慌乱得手足无措,她赌气地重重地关上门,在门与门框相撞的一瞬间,墙壁发出悠长的嗡嗡的震颤声,在母亲听来,这是世上最哀伤的曲子。然后,母亲又不甘心,她探身窗外,像送亲人远行那样,目睹三人沙发被抬出门洞,缓慢地在甬道上行走,随后转弯抹角,在她视线中消失了,我相信,那一刻,母亲是多么忧伤啊。

 我喜欢那张三人帆布沙发的黄颜色。那种黄仿若黄土高原的黄,黄得厚重,沉重,黄得结实,耐实,抗摔打,也抵得住时间的侵蚀。好象是姐姐的一次远距离搬家,有些家具被打发或发配,于是这张三人黄帆布沙发出现在我家的堂屋。那时我家还在一个叫长沙的小镇,傍河而居。那时,河边长着茂盛的江芦,河水清且涟漪,小镇的女人挎着竹篮到河边洗菜洗碗,她们穿着素朴的衣衫,在河边高高撅着屁股,露出腰间的洁白肌肤。这是小镇世俗生活最动人的写照。我外婆是山东高密人,在小镇生活多年仍乡音未改,她的那些山东方言让小镇人百思不得其解,比如她将“肉”读成“油”,“吃肉”就成了“吃油”。而将“牛”也说成了“油”,“老牛”就变成了“老油”。现在,她竟把“沙发”说成了“沙卡”。她向小镇人这样介绍:“俺家的沙卡能睡觉。”在乡间的河水尚未被工业废水污染,而能用来掏米、洗碗甚至饮用的年代,一张三人沙发是让小镇人新奇的。于是,很多人借故来我家坐坐它。

所谓能睡觉,就是将沙发坐的部位翻开,伸展,支撑在地板上,如此,就变成了一张很不错的床。享用这张床最多的,是我幼小的儿子远远和我外婆。那时我母亲家已从小镇搬到了掘城。我外婆已经老了,真正的耄耋之年。她每天盘腿坐在沙发床看护孩子,给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唱山东民间童谣。她唱得最多的就是:拉树拉槐/木匠跑了/小孩好了。孩子睡了,她还在一遍遍唱,神态既虔诚又安详。我经常想,外婆是不是奢望通过这种方式挽留无情消逝的时光?

那张黄帆布三人沙发后来成了外婆在我母亲家的最后栖身之地。舅舅、舅母从东北来看望病入膏肓的外婆。他们在附近租了一间民房,外婆被从我母亲家抬走前暂且安置在沙发上。我外婆已瘦成一把枯骨。她的那双干了一辈子活的大手,变得出奇修长。她躺在那张沙发上,抖索着将一块大红手帕包着的680元钱交给我,这是她一生的积蓄。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俺好了,再给俺,俺好不了,就给你。”

外婆去世后,每次去母亲家,我会良久坐在那张黄帆布三人沙发上,体味着外婆最后离开时那种苍凉绝望的心境。俺好了,再给俺。这句话让我落泪。每次坐在黄帆布三人沙发上,仿佛就能触摸到外婆,仿佛就能与外婆相依相偎,过去的那些温馨时光仿佛就能重现。可是我再也不会有这张黄帆布沙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