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我眼中的新闻评论员邓海建  

2011-09-02 08:53:09|  分类: 男人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注南通电视台《新闻大不同》栏目的观众会发现,从今年1月份起,该栏目推出了“深度关注”版块,一位频繁出镜的新闻评论员逐渐进入公众的视野。他叫邓海建。

一身休闲装束,阳光一样的笑容。2001年大学毕业以后到马塘中学做政治老师,2003年教学之余正式开始时评写作,2007年由中国青年报推荐去深圳《晶报》集团专业从事新闻评论,2010年又回到马塘中学继续教课。如果2010年下半年《新闻大不同》不改版,或者栏目组没有向邓海建投来橄榄枝,在走过人生轨迹的一个循环之后,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也许会选择在校园静静燃烧剩余的价值,因为清净的教学生活对任何知识分子的吸引力都是巨大的。但种种机缘巧合又让邓海建重新做起了媒体人。

谈到在深圳发展的几年,邓海建说他从中学到了很多。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南方一些报纸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与平和大气的情怀。一篇评论不是单靠一人之力写出来的,从选题到写作方向再到执笔,都要经过精心的讨论和组织。初稿出来以后,还要经过多次审阅,甚至包括一个标点符号的使用都非常讲究。初到南方,他抱定“从头开始”的信念,在评论部同事当中,上班时间最长,评论产量最多,渐渐崭露头角,获得了一些大大小小的荣誉。但他看中的不是这些,而是认为最大的收获在于受到了一段时间的专业评论写作训练,培养了对新闻事件的分析和判断能力,改变了原来自己散漫和原生态的自由写法。

邓海建认为在人人都可以发言的大众话语时代,新闻事实的呈现已经是良莠莫辨,对新闻事实的再加工就显得更加困难。时评在此背景之下遭到了极大挑战。

在激情与口水之间,时评如何突围?邓海建首先谈到新闻语态的转变。对媒体而言,它发展的第一阶段是讲新闻,播新闻,第二阶段是解读新闻背后的价值。两者分别对应媒体从抢占市场、迎合市场到引领价值的发展潮流。他强调媒体在第二阶段所必须付出的牺牲:牺牲一部分受众、牺牲一部分市场,从而牺牲一部分经济利益。但这样做是值得的。

到了具体的操作层面,需要克服的困难就更多。时评必须跟进时事,而本地题材的新闻评论还需要“接地气”,因此对新闻事件的选择尤为重要。对评论而言,邓海建说,他反对占据“道德制高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用杂文手法,固守中心,讽刺揶揄,恶意推定,从而与时评的本质背道而驰。邓海建说,评论的力量不是来自于赞美,而是来自于批判,但时评的最终目的又不在于表达个人的判断(虽然这是不可避免的载体),而在于普及一种思维方法。他谈到目前限购和稳定物价的问题,老百姓对政府的行政干预期望很高,但实际上市场自主定价是市场经济的一条基本规律,并非所有人都能坚守。这就尤需普及相关理念。

如果刚才谈到的只是时评的立场,那么在我看来,邓海建强调更多的是新闻的情怀。我问他,每天都必须从批判的角度思考,会不会因此对世界产生消极的看法,从而影响对生命的整体感受。他的回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会。”他很肯定地说:“我们这个社会已经进步很多了,而批判是为了更好地进步。把问题想清楚,想透彻,就没有烦恼,也就不会伤害自己的快乐。” 他反对思考者老气横秋。在他看来,世界是非常美好的。这也让我进一步理解,为什么当他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看到了一名思考者身上的阳光。“情怀很重要。讲完道理之后,你得表达作为一个思想者的冷暖色调。评论者不是思想的机器,他首先是一个人,是一个有温度的人。对于任何事件的评价——不管是善是恶,都应有一种情怀洋溢其中。”

邓海建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他的一些生活细节和生活态度。除了定期阅读专业书籍以外,下班以后,他做的是典型80后青年喜欢做的事:看电影,特别是喜剧,也喜欢看口水片;听音乐,玩ipod,打电动游戏,翻翻杂志和小报。他说:“我愿意带着思想工作,但带着感觉生活。”他想把日子过好,做一个简简单单的人。

从深圳到马塘,只是为了家庭而回来,为父母,为妻子。有人问过他有没有心理落差,他说没有,因为他很满足现在的状况。在每一个生命的拐角,他对家人的支持报以一万分的感激。现在工作在南通,他每周都会回一趟老家,等进一步安顿下来,就会把妻子和孩子接到南通。邓海建说:“尽管之前换过一些工作,但骨子里我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不知他是要说明什么,是要扰乱记者对他的理解吗?为什么一个走在思考前沿的知识分子还要说自己很传统?看样子,他是想说——不好意思,其实我很恋家。

这是所有知识分子真正值得思考和理解的地方。从先锋到传统,贯穿始终的也不过是对生活的忠贞。一则为人,一则为己,符合中国知识分子以儒济世,以道修身,以佛治心的典型传统。所谓传统,并不等同于保守,只是对基本伦理、价值观的坚持。

邓海建是从去年年底到南通电视台“试水”的。现在除评论之外,还做一些编辑和制作的工作。栏目组一帮年轻人,工作很有热情。虽然一周5档节目,但他感觉胜任愉快。听说他从前还写一些散文、诗歌,我问他现在还写吗,他摇摇头说:“太累了。”但时评是一种即时文体,即使是纸媒的评论,也不会具有长远流传的价值。对一个写作者而言,难道真的不需要作品流传所带来的安慰吗?如果需要,那么时评的价值在哪里?

他的回答当即打破了我思考的局限。“时评没有具体的价值,它的价值是抽象的:它代表着思考。对于知识分子而言,还有什么比思考更重要吗?” 对邓海建来说,思考是如此珍贵,而生活也是那样重要。在两杯咖啡已经放凉许久之后,我们离座。对记者而言,在采访之外,亦应思考这位同行在交谈中引出的命题;对受众而言,不管是否赞同具体的评论意见,至少能够从声音中感受到他的真诚——这也是一位专业新闻评论员所应秉持的希望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