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在空军工程大学电讯学院的那些日子(二)  

2011-07-24 19:48:02|  分类: 沉香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兵不摸枪,等于倒插秧。说起来也是,中国军队这么多复转军人,除了新兵连在防护严密的情况下打过一回靶外,一半以上官兵几乎与枪弹绝缘。陆军可能好点。空海军战士下部队后基本上从事技术活,只要舰能出港、机能上天,阿弥陀佛。。。每当唱起军歌: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妈。。。。才恍然大悟,我滴娘啊,俺手里没枪咧。。。。。这时候,梦里都在扣扳机。。。。

   

进入第三学年,文化课稍微缓冲,军事课提上议程。毕竟是军校嘛。只要不动脑,血气方刚的什么不能干。

 

最紧张刺激的莫过于射击课了。一人一把“五四”式手枪(无撞针),一个月归你保管使用。上课带着,吃饭背着,睡觉枕着,小心呵护,生怕有任何闪失,心里既激动又害怕,一会拆,一会装,脑子全在那把枪上,哪有心思上课啊。老师讲机械制图,就联想到造枪上;老师讲天线发射原理,自然联系到子弹发射。课间休息时,教室走廊里到处是霹里啪啦的扳机声(借机练习瞄准),或对准路灯,或对准小鸟,但绝不敢对准人,不然让领导看见就没收了。一个星期一天射击课,在学校游泳池里。开始不让持枪,就让提砖头,胳膊伸直,能坚持多久坚持多久,从一分钟到五分钟,从一块砖到两块砖,练习手臂的稳定性。这一招还真灵,到实弹射击时普遍成绩都不错,记得我五发子弹打了46环,优秀。后来有一次陪首长在海军部队正好碰见打靶,让我试试,连着三发击落三个汽球,战士竖起大拇指,看来练跟不练不一样。

   

军校生活既枯燥但也不乏情趣。主要是精神食粮过剩,物质食粮匮乏。在这一点上,西北军营远不如南方军营。受当地生活条件限制,当时学校伙食简直糟糕透了。一天三顿玉米面糊加馒头,因为面粉质量不好,用碱太多,蒸出来后又黄又涩,中间还带开花,通称“军用馒头”,每顿固定的菜是黄豆芽(校菜,顿顿有),炒辣椒,外加咸菜疙瘩,偶尔也炖条烂鱼,很少见到肉星。有时改善生活也来顿烙饼裹大葱。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这种饭连监狱里都不如。

     

最幸福的是固定每个礼拜三中午,一星期中唯一的一顿大米饭,500多人的大食堂,一开饭先抢一碗,盛的少一点松一点,顾不上吃菜在原地扒拉几口先解决掉,赶紧盛第二碗,压的满满实实的,回到桌上再慢慢享用。尽管西北大米质量不好,可是那毕竟是大米饭啊,不用吃菜都能咽下,什么日子啊?就这么过来的。为了抵挡饥饿、改善生活,每月10元钱津贴费发下来后第一项任务是买10包方便面存起来,平均三天可以享用一袋,跟过年似的。那是上海出的一种肉蓉面,简易包装,2毛8一袋,很好吃,就是太贵了,10袋面需要用去一个月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

   

后来我们自己成立了一个摄影小组,宋春维同学带头,为学员照相(自照自冲自洗),制作一些摄影贺年卡、书签等等,有学校的景色,有祝福的话语,5分钱一张,还挺畅销,供不应求。有了点微薄收入,生活条件才略有改善。买卖做大了,后来摄影小组还用积蓄买了一台100多元的照相机赠送给队里。头一次经商,成就不小。

   

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课程基本完成,主要是综合实习课。毕业考试就这一门。三人一组,给你一部破电台,XX型单边带(包括收信机和发信机),听说大多是越战战场上受损运来的,校方提供元件,时间三个月,什么时候鼓捣好了算你毕业。实际上这样一来倒不那么紧张了,学到那个份上了,上百张电路图滚瓜烂熟,怎么也能鼓捣好。老师也不怎么刁难你。

     

其实严格讲这种型号装备在所有无线电设备中算是最复杂的,三代电子元件集于一身(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但是只要你熟悉这一行了,什么电器设备都是一样,一通百通。关键是学完了当时要用上,不然白学。我那帮同学一毕业大多分配到修理所,领导才不管你学什么型号、什么设备的,只要带电的都得修,什么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录像机,时间长了,房子坏了你也得去修,谁让你学的是修理,修什么人家不管,修好了就OK,修不好进步问题就得研究研究了。我因为一毕业就改行了,现在什么东西都忘了。很遗憾,丢了一门好手艺。

   

军校既是军营,又有别于军营。最大的区别莫过于寒暑假了。这时候的军营百鸟归林、鸦雀无声,安静极了。对于我们少数一些路途遥远的学员来说,一年两度寒暑假是漫长而寂寞的。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寒假总要在学校度过(寒假短),那可是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春节啊,如何捱过思乡的情愁,如何打发寂寞的寒冬,是对人性的另一种考验。

     

山一程,水一程,身在异乡忍独行;风一更,雪一更,故园乡音几时听。记得那是1981年第一个寒假的春节,宿舍里只剩下我和一位广东籍同学,除夕之夜,校领导象征性的进行了慰问,食堂给做了一锅饺子,热腾腾的。可是哪有心思吃啊,平时端来多好。远处不断传来阵阵贺岁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更牵动了一份思乡情愁,在恍惚和惆怅之中度过了这个不平静的除夕之夜,也是这一生中过得最糟糕、最悲惨的一个春节。

   

大年初一早上一起床,外面白雪纷飞,寒风呼啸,平时的校舍全部覆盖上几尺厚的积雪,面目全非,不能辨认。据说那是西安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雪。此情此景,更加剧了自己寂寞孤独的心情,整整一天驻立窗前,眺望远方,思绪早已随飘零的雪花飞向那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南国,心中汹涌澎湃,壮怀激烈,浮想连翩,情不自禁脑海里闪过几行悲壮的诗句,只言片语,隐隐续续:从军的路上就这样走过,悲欢离合经历了许多,自从离开了故乡的小桥,青春就交给了铁马金戈;自从离开了慈祥的爹娘,生命就属于亲爱的祖国。

   

一首歌往往能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和回忆,想起特定时期和年代的一些往事。前不久中央电视台一部《国防大学》的纪录片里响起一段耳熟能详的旋律,一下子思绪又回到了那如歌的军校岁月:“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这首军校校歌,寄托了一代军校学子为国防事业发奋学习的情感,见证了一批又一批军校学员含辛茹苦的学习生涯。

 

当眼前浮现那一幕幕令人难以忘怀的军校生活,仿佛就在昨天,虽年代久远却历历在目,以致于每当同学聚会、战友通话,甚至每年高校招生或提起西安的事情,都会有一番联想,不能自己。

   

同窗学子,惜别依依,情真意切,终于熬到了毕业。毕业的时候,依然又是自愿书、又是申请书,报效祖国,责无旁贷,哪里艰苦哪安家,思想境界高尚,理想报负依在。。。。

   

队里领导找我谈话,分配我到成都军区某技术侦察勤务所,组织上明确告诉我这个部队的大部分基层单位靠近中越边境线,战事未消,要有心理准备。当时我是区队里仅有三名党员之一,无条件服从。说心里话当时血气方刚,未成家立业,去哪里无所谓,心想只是不要离家太遥远,不能太冷,别的没什么奢求。

   

后来,队里又临时通知我到南京部队。后来才知道是南空机关一位接学员的通信处长点名让我去的,因为我代表部队参加空军系统报务专业对抗赛中以五项全能夺得空军第三名,为军区空军争得了荣誉,为此还荣立了三等功,他们对这件事还念念不忘,心想人才不能外流。

 

成都那边接替我去的是我的上铺浙江萧山籍同学陈建娟,号称“百科”。几年前去北京出差的时候还见过一面,现在在当地检察院工作,嫁得是一位云南籍老公,也许她还不知道当时的情形,不过如果她有幸看到这段回忆,肯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目前尚有联系或能记起的还有20几位同学,她们有的在江南名城,有的在西双版纳;有的在南海边陲,有的在东北地区,虽相隔千里万里,少有书信往来,但彼此心心相通,每个同学对那段如歌的军校岁月都有同样的情感和追忆。。。。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