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笼 子  

2011-06-25 12:20:11|  分类: 市井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盆兰花是好几年前一位朋友从山上挖回来的。想起它的时候,我就去浇浇水,呵护一番。它始终不肯开花,在精致的花盆里,终于清瘦到令人心疼的地步。

也许换上合适的土壤会好一些。在父亲的建议下,我去了花鸟市场。

至花市先要经过鸟市。六月微灼的阳光里,鸟市浮动着嘈杂的鸟啼和人声。有位儒雅的老者,正以卷起的杂志轻叩掌心,眯眼谛听一只画眉的音声。恕我愚鲁,以一颗粗糙的凡心,我听不懂这黄嘴红睛的精灵立在笼中的栖木上唱的是欢喜还是辛酸。我平生知道的最好的鸟鸣,来自姑苏城外的石公山,不知名的鸟雀们娇声啼啭,太湖的涛声阵阵和鸣,直到唤醒漫山梅花,唤醒薄雾的清晨。而此刻,我只能逃一样的绕开那些一字排开的笼子。

钻心透肺的啼唱直追到花市。我在一个个摊位前流连,试图专心地挑选花泥。它们一般都装在塑编袋里,同那些包装精美的矿泉水、山泉水比起来,同属天成,却似乎本分得多。我捏起一小撮细细搓捻,心中不觉轻叹一声,不知道在标价之前,它曾收容过多少鸟爪啼痕,曾是多少虫蚁的乐土,曾在远方高高的山上,拥抱过多少风雨阳光花香树影?

买妥花泥折回去,正看到那位老者将鸟笼上的黑布放下来,摇着杂志走远了。

一块黑布轻轻罩断一段归程,那只回不去的画眉不停地浮现在我眼前,还是我看不懂的眼神,还是我听不懂的歌。到家端起兰花,我仍有些恍惚,一失手,盆土泼满了水泥地。我惊异地看见那花的根千丝万缕盘旋曲折,与一小盘泥土交缠着,紧紧拥抱着,分明是满腔无法排解的悲愤。要不是换土,要不是失手跌碎了花盆,我永远都不会知道青枝绿叶下,根有多痛苦。可是我只有这一点点买来的泥土,而隔了重重高楼,我也无力将一株幽兰送回远山空谷。

      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私虚伪的人,我明明知道那是花的笼子,却假装不懂画眉的歌声,去买一只更大的,更大的花盆。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