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水之湄  

2011-05-19 20:49: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开古老经卷,水一层一层地从文字里渗出来,我们会发现,文明发轫的地方,总是波光粼粼。走进《诗》三百篇,我们的目光会即刻触碰到一片水意的世界,眉睫间,仿佛已有露气凝结。在湿漉漉的沙洲上漫步,流水引发了我们的情思。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着成双成对的水鸟叫得正欢,在河畔荡开一圈又一圈声音的光环,有情人不禁思绪缱绻,也要来点琴瑟合奏了。“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琴瑟友之”,“钟鼓悦之”。这一沉一浮的心思,就像流水的节奏,舒舒徐徐,迭迭宕宕,流着流着,就穿越了长远而幽深的时空隧道,抵达千年。有情人是否结成伴侣,终成眷属,不可知悉,然而《诗》展现给我们的这一开篇,却因水的润泽、水的映衬而格调高雅。若以醇酒比之,则为爱情的佳酿,在今人看来,仍是可饮可醉的,再加上千年的距离,千年的美,更教人在心底多几分遐想,多几分回味。
   

        沿着湿湿的水岸顺流而下,情思可抵达更美的去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寂寞的清秋之晨,有轻风拂过水面,隔水的远方,俨然有缥缈的歌声与妩媚的身影。那且行且吟的少年会是谁呢?歌声传来处,他所思慕,他所追寻的伊人是否还在脉脉含情地回望?当这一浮想漫过我的眉间,我有理由相信,追寻与思慕是美好的,即便是最终伊人未能与之相逢,隔水的一方风景也将成为他一个人内心中最美的宗教与圣洁的空间,够他一生回味。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吟着吟着,寒来了,暑往了,几度春秋了,一首从海峡那边漂泊过来的歌曲《在水一方》不觉已传唱多年,唱出多少人的心声。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哦,又是水边!江水款款而流,芦花染上了黄昏色。当我迎着夕阳独坐水岸,濯洗自己的影子,自己的灵魂时,人间又有多少故事从水中流走了。流走的不再只是江河上的爱情,还有孔夫子的“川上曰”,屈灵均的“路漫漫”;还有壮士荆轲的“不复返”,英雄项羽的“奈若何”;还有太白的狂放,子美的沉雄;近的,还有静安老人的淡去,舍予先生的超脱……
  

        留下的,还是这年年相似的水,代代相望的水边。水依然清澈,只是浑浊的日子多了些,热闹也多了些,尽管如此,流水的细语仍牵动我走近远古,去冥想一个个鲜活的历史片断,聆听那些响在时空深处的回声,在一份属于自己的感动与感悟中穿行。
  

        不经意地发现,脚底湿湿的,还是水!月光下,还有一些故事在水边演绎:那是漓江水,游人眼中的水;那是九寨水,歌手心中的水;那是蝴蝶泉水,意中人的水;那是湘西水,沈从文的水;还有周庄水,理想的小桥流水。
  

        一千多年了,多情的你,是否还在水边怅望?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