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陌生的家门  

2011-12-04 08:42: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阳光成了华丽的摆设,凉飕飕的,不顶用。胃也跟着起哄,懒洋洋的,没精神。

母亲在电话里说,村里有人上城的话,给我捎点萝卜、白菜。我的胃“嗖”地兴奋起来,挥舞着大肠小肠直肠,把记忆一下牵扯到大快朵颐的少年时光。怀念,是一种饥饿,从家乡到小城,千里迢迢地突袭了我。

我开始等待,等待萝卜、白菜。

周末,我正在QQ农场里瞎忙活,忽然听见门被敲得山响。我忙打开门,看见一个老人站在门口。他脚下放着一个蛇皮袋子,两根萝卜缨子探出半截婀娜的身子,在我眼里分外妖娆……

“我是你大耶(伯)!你娘让我给你捎点菜。”

我还没想出老人是谁,他就说话了。我忙提起袋子,把老人让进屋。老人对房子的装修赞叹不已,对我也不吝夸奖。我面若桃花,唯唯诺诺,挖空记忆,还是打捞不出他是哪个大耶?哎,我这白眼狼记性!难怪母亲数落我,让我常回家看看,否则连家门都不认识了。

老人显然没看出我的小心思,自顾说着:打小就看你不是“打牛腿(种地)”的,注定要吃皇粮。小孩要有个小孩样,你就是穿开裆裤,也比其他孩子“顺眼”……老人说得笑逐颜开,我听得心花怒放。没想到啊!童年的我,竟然那么与众不同。

一席长侃,已经中午。我没让老人走,简单整几个小菜,爷俩畅饮起来。我觉得太对不起他老人家,他对我那么了解(甚至比我都了解自己);而我,还是想不起他是谁。两盅酒下肚,家乡菜入口,几句话热络,我的话也多起来,“大耶,大耶”叫得又甜又亲热。

这一喝,直喝到太阳涨红了脸,月亮笑弯了腰。老人去洗手间解手,看见路灯都亮了,慌了,嚷着家里的萝卜还没入窖,赶着要回去。我留不住他,只好送他出门。

站在门口,我拉着老人的手,竟有些舍不得。这时,邻居走出来,盯着老人看。我动情地说:大耶别走了,这么晚,该没有到马集的车了。大耶摇摇头说:不要紧,咱家在小涧!我有些晕了,或许大耶也晕了,连自己的家在哪都记不清了。

“大耶?大耶!”邻居走过来,拉着老人叫起来。老人左看看邻居,右看看我,指着邻居说:你是三毛子;又指着我问:你是谁?这下,我彻底晕了。

邻居忙不迭向我道歉,说老人很少进城,认不清门,走错了,给我添麻烦了……我嘴里说没什么,心里却很失落。真的,我很羡慕老人是他大耶。

进了屋,我立刻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明天我回家。

我要回去看看家乡的叔伯,大耶大叔认清楚、叫一遍。我还要把老家的萝卜、白菜带到城里来,还有

母亲。我担心他们会认不出我,认不清进城的路,找不着我的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