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初识画家袁谦本  

2010-08-01 10:54:25|  分类: 男人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幸福,曾经有种理解:有一间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没有想过,是否有人真的生活在这种也许并不为人看重的幸福中。

在去青岛之前,对这座海滨城市没有任何设想。对这里的一切印象,都缘起于一个叫做春暖花开的地方。那里,娇艳的牡丹盛开在洁白的杯盏上;那里 ,一位瘦削如中世纪骑士的画家——袁谦本,午夜游荡在面朝大海的酒吧。

与两个夜游的朋友,中国的袁谦本,韩国的柳逸善,三人借着淡淡的酒意,坐在朗园酒吧的小木桌前,闲闲地聊天。听袁兄讲秋风起时园里金色的落叶以如何美妙的角度、如何优雅的姿势徐徐谢幕。怀旧的老照片,怀旧的欧美老歌。音乐与美酒一样惹人醉。曲终时睁开眼,依旧昏黄的灯光,木质的墙壁,低语的袁兄和柳兄,蓦然不知身在何处?卡萨布兰卡?巴黎?青岛。他们忽然问:心情很好?才发觉自己竟然一直在微笑。

浪漫的地方,醉人的美酒,两位一直谈着最适合的话题:艺术。而此刻我的心情完全和艺术无关。很想问他们是否感觉到幸福,没有开口,因为觉得唐突。幸福真的可以触摸到,在此时,此地。仿佛指尖从木制窗台上缓缓滑过,经过薄薄的棉桌布,触及冰冷的玻璃杯。凌晨1点,暖暖的街灯在朗园门口画上了一个圆形的舞台,但是没有一个演员,只有我一个躲在窗后的观众。又或许,在前面不远处涌动不息而浓重如墨的海,才是真正的观众。而此时凭窗眺望的我,谈论着艺术的袁与柳,是今夜朗园里最后一幕中的三个角色。回头看对坐桌前的两位夜游人,悬垂的橙色灯光下,袁谦本愈发显得神采奕奕,像夜的精灵,如同从门缝里偷窥的顽童。在如此的深夜,是什么吸引了海的目光?在朗园门外看见了什么?是酒的甘醇?还是这位骑士在深夜里闪光的灵魂?

 海军出身的袁谦本,瘦削酷似李叔同。作为弘一的追随者,红尘中的幸福虽近在咫尺,娇憨的妻儿绕于身旁,谈笑于鸿儒之间,高朋满座在春暖花开中,子时沉醉于面朝大海的朗园,但是,所谓今生来世的生活,曾经的困顿与迷茫,抑或是现在所拥有的幸福与平静,只是转换与因果轮回的过程。大海造就了他坚韧的性格,他温顺地蛰伏在海的身边,而他灵魂最深处的狂热与迷恋,却是因为遥远的青藏高原而躁动不安。对于大海来讲,这是否也是一种背叛?或者,沧海与高原之间的转换,是类似沧海桑田的万古宇宙变迁?而这一切发生在袁谦本身上,也是久经沧海而化为莽莽高原的一种变迁?一切都未得知,只是尚未求证的猜测而已。

 没有看见过袁谦本在海军服役时的油画和摄影作品,只知道在一度辉煌后曾经有八年未摸过画笔。难以想象一个习惯了说话的人,怎样保持缄默,怎样克制与压抑跳跃在舌尖熟悉的字眼。长达八年的休眠孕育出了蜕变。每年,他的作品都会在全国性的美术大展中露面。无一例外都会捧奖而归。参展与获奖,对他来说,如同勋章一样,是对每一个生活中的勇士的鼓励与肯定。

关于摄影,袁谦本淡然地讲,当时用的不是专业摄影机器。随之递过来一张藏民的肖像。憨厚,满面皱纹的脸,在刺眼的阳光下朴实地笑着。他在另一张照片下写着一行小字:与一成不变的生活相比,未知的领域和神秘的地方永远是推动我向前的最大动力。

听袁谦本讲神秘的天葬,透过他的目光,似乎可以看见盘旋在天际令人望而生畏的神鸟;看他拍摄的胡杨林,虬曲的枝干,分明是郭熙蟹爪皴在塞外的神奇再现。

出生于逍遥村的袁谦本,是否在大千世界里逍遥游过?童年时割草换钱留在手背上的刀痕尚清晰可辨,现实生活中的挣扎奋斗与挫折又何尝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伤疤?只是他不细数给人看罢了。也许他真的已经释然,因为他现在心里向往的是神秘的青藏高原。

 围绕青藏高原做文章,描绘藏民生活的作品近些年不在少数。从陈丹青的《西藏组画》起 ,画家们多热衷于表现藏民们质朴、简单的生活 ,雪山、牦牛 、哈达、唐嘎、顶礼膜拜、寺庙、喇嘛等等,各种题材被各种艺术语言反复再现着。另辟蹊径的袁谦本,着眼于描绘藏民精美繁缛的服饰。在他的绘画世界里,清秀的藏族女人佩戴着精致的银饰,黑布在头部两侧缠成圆润的角形,点缀着闪亮的串串明珠,脖子上戴着密腊珠与各色宝石项链。当这些盛装的女人出现在青藏高原上时,她们的眼神与姿态,高贵的宛如出巡的女王,又或是娇涩的公主。

袁谦本,酷似中世纪的骑士,游走在高贵的皮草与昂贵的宝石间。而这位骑士的内心,所要做的,远不止这些。他要面临的将是生命的挑战。他也将像一个斗士一样,告别现实生活中平凡的幸福,毅然掉转马头,绝尘而去,奔向他最终的精神家园。与其说他寄情于长亭古道,不如说此时此刻的他怅然徘徊于他将要选择的道路。离情多于超然。一端是平静的幸福,另一端是心灵的净化。无疑,他将选择后者。真正牵引和激励他的,是绚丽而令人臣服的盛装下的期待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