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杏儿  

2010-07-27 12:43:41|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杏儿很漂亮,长了一双笑眼。小时候,我还抹着鼻涕的时候,杏儿已经是小镇上为数不多的吃公粮单位的出纳了。杏儿的单位就在我家院子的隔壁,因为她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同一辈分,我叫杏儿为姐姐。我十岁那年,杏儿脸绯红的带着一个袋子过来,跟我妈妈说她要结婚了,让我妈妈在她结婚那天过去帮忙,说着还给我父母拿出烟。妈妈爸爸笑着赶紧答应着,还忙问是谁家的男孩子。杏姐说男子不是本地的,在山那边儿,是一个中学老师,杏姐脸上洋溢着甜蜜,我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准新娘真的很漂亮。

杏姐结婚第2天就来单位上班了,带着新婚的甜蜜和美好。那个夏天,她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故乡的风俗,三天没回门的新媳妇是不可以把头发上的花摘下去。杏姐头上还做着型,带着一串串花,把她装扮的像一个仙女。杏姐给我家带来了许多的喜糖,那时候我最开心了。那天杏姐还给我梳了和她一样的头发,为此妈妈还高兴的带我去照了张相片作为纪念。

小时候,我们总是很无知,每天玩着幼稚的游戏,开心的不去理会大人的世界,感觉大人世界真的很无聊。杏姐单位有个工人姓苏,很高大,很帅气,而且颇得我父母的喜欢,我们孩子也喜欢他。我和其他的几个小家伙,每天都跑去杏姐的单位,坐在那高高的大墙上,然后紧张的等待着苏叔叔来赶我们下去,等待苏叔叔追我们跑。说真的,我们几个不是喜欢站在高地,而是等待苏叔叔,因为他赶不走我们就会带我们去买好吃的,孩子的心毕竟还是很单纯的。那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不是帅气的苏叔叔娶美丽的杏姐?妈妈说,那是杏姐的眼界高,苏叔叔在他们单位职位不高,而且没什么前途,不大会来事。可我那时候却非常喜欢苏叔叔,我想杏姐不要苏叔叔,等我长大了,我嫁。我经常跟在苏叔叔后面,听他给我讲故事,有时候苏叔叔还会拽我去植树,他还经常对着夕阳发呆,然后写一些我看不明白的诗歌。有一次我把苏叔叔诗歌拿给爸爸看,爸爸火了,打了我一顿,然后说那是苏叔叔的心事,我们小孩子别瞎扯淡。

 妈妈说苏叔叔是喜欢杏姐的,苏叔叔对杏姐很好呢,杏姐没结婚时候,加班总是由苏叔叔送她回家。自从杏姐结婚后,苏叔叔脸上的笑容少了不少。

 杏姐结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那天下着雨,我看见爸爸妈妈脸色凝重,安置好我和弟弟妹妹就走了,让我们独自在家。那个晚上妈妈回来说,杏姐的丈夫在回家探望母亲时候,因为天热洗澡,溺水身亡了。当时我的心猛的一抖,生命就这么快没了,我感觉有点慌。好几天我去隔壁都没看见杏姐上班,苏叔叔神情更加低沉了。

没几天我听说杏姐的父亲找来一个“大仙”给杏姐算命,然后小镇上开始流传杏姐是不祥之人的消息,还说她不到30岁,跟任何人结婚都会尅死人家。那个镇子很小,传言很快传播着,妈妈说可坑了杏姐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

    

 杏姐回来上班那天,我看见苏叔叔提着行李走了。爸爸说苏叔叔的家里把他工作调转了,而且还给他找了一个对象,条件不错。我说杏姐已经没有了丈夫,嫁苏叔叔不正好吗?爸爸苦笑着说,“你还小,等你大了就知道了。现在你杏姐是寡妇,是一个不祥的人,你苏叔叔自然不会忘情到不顾及自己的性命。”我懵懂着,不明心底里竟然衍生出一种哀叹。

 杏姐怀孕了,是死去丈夫的孩子,杏姐不顾家人的反对留下了这个孩子。当时我小,我记得杏姐摸着我的头,说,她这辈子不想嫁人了,有个孩子养老。我透过她的眼睛看见了一种无奈。

 那些年,杏姐是我心里最温柔的一角,因为她经常打扮我,说我将来一定比她还漂亮。杏姐生的是男孩子,妈妈帮她带,在那些年里,杏姐和我家走的比她父母还近。杏姐说她弟弟结婚了,特别不希望她回娘家,怕她刮啦家,她的父母因为孩子多也无暇顾及她,只有在我父母这里能找到亲人的感觉。可是哪有父母不疼儿女的,杏姐年纪越来越大了,在我上初一的时候,杏姐正好三十。杏姐的父母看不过女儿孤单带孩子,就托人给她找了婆家。对方是一个吃公粮的,单位也不错,听说就是爱赌博,那个男人是邻近的镇子的,杏姐要过去,不能工作了,杏姐说她办理调转可没同意。结婚前一天,杏姐特别兴奋,她跟我妈妈说,她终于可以嫁人了,一个女人带孩子真不容易,当时她抱着妈妈哭,说她被这些迷信搞的,这些年都被人瞧不起,还说结婚的那方要求她迈过火盆才正式拜堂,为了是去晦气。她说,她不相信自己命那么不济。妈妈安慰着杏姐,不时也掉几滴眼泪。

杏姐结婚不久他们单位就黄了,卖了厂房,分给员工点钱,杏姐用那钱开了商店在另外的一个小镇。我从哈尔滨回家的时候,偶尔能看见杏姐来看父母的时候顺道看看我妈妈,她又生了男孩子,两个儿子,日子过的还可以。她脸上有了笑容,只是说这个丈夫有点难管,还老赌博,但对她对她前夫的孩子都不错。我希望她幸福,所以看见她开心,我也很高兴。

 在哈尔滨的时候,我意外看见了苏叔叔,他比以前更帅了,听说他日子过的很好,妻子对他非常不错。但是他身上曾经带着的执着不见了,我能看的出岁月让苏叔叔改变了不少,他身上多了些世俗,少了些年轻的纯真。心里不禁有丝感慨。

 我毕业那年回家,我听镇子里人说杏姐的第二个丈夫也死了,和第一个丈夫一样死于溺水。而杏姐又搬回了小镇。从那以后镇子里经常传说杏姐的作风问题,连妈妈都说杏姐变了,妈妈说杏姐跟小镇的某老板关系非浅。

 父亲丧事完毕,我回沈阳的车上,看见了杏姐,她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粉底,跟我说着我童年的故事,当我问起她两个儿子的时候,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两个一个上了高中了,一个上了大学,她说她要供儿子大学读完,过好日子,不要像她一样混日子。从她眼睛里,我看见了一个母亲的期望。我知道她商店早黄了,没有工作,她父母又早已亡故,她怎么养儿子,怎么供儿子上大学?杏姐身边一位小镇上的熟人,他一直没说话,或许因为我是那里的人吧,他不想我怀疑到什么。杏姐说话的时候,我看见他一直把头看向窗外,其实我知道他是谁,他就是妈妈说的那个跟杏姐关系非浅的男人。

人生是否真的都是上天安排的,如果天安排路不通,任你怎么走,即使你改变了几次路途,可走到底,依旧是一条死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