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心中的那个城市(转载)  

2010-11-20 19:5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新中《心中的那个城市》

               心中的那个城市居住着一位朋友,化名叫玖子。

我与玖子相识数年,从末相见,信息却互通有无。距离使我们的交流轻松自然,最终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

玖子是位重感情的女子,不仅从信息交流中可见端倪,从她的的心情日记也不难印证。那些回忆人生沧桑的文字,携带着历史风霜的萧鸣,令人心弦颤动。

一次玖子来信,说她深诣一种卦术,让我寄去出生年月日,她可帮我推算,看我能否成就大事。出名,对于自知平庸的我,是不愿意去向往的,预知命运的好奇,却是凡人很难拂逆的。

再收到玖子的信,匆匆打开。从头到尾阅过,并未见半字提到命运卦辞,毕竟那种事情属游戏,也不好追何。然而,意外的是,那年我的生日收到了玖子从南方城市寄来的礼物,是一套随意又文雅的套装。玖子说,她虽然不会算命,却能从书信的文辞中,推想出我的神貌和体态,她料定这套衣服我是得体的。

我被玖子感动得心境明朗,以至觉得那个日子都如水洗过一样透亮。爽洁的空气里似乎处处充盈着善意和友谊。

其实,我一直有着与玖子相见的机会。我曾经在她所在的那个城市参加省交通厅主办的为期一周的科局级干部岗位培训班,不止一次地想去看看她,但直到结束时始终没有这个勇气。不久前,我因公又来到这个城市。这是一个初秋有雾的清晨,打开客房的窗户,这个城市特有的湿润和馨香扑面而来。我喑下决心,去看看玖子吧。

玖子的家很好找,正如她信中所描述的,弯过一汪碧湖。走进玉兰树冠覆盖的小巷,我很容易就发现了曾无数次落在寄给我信封右下角的门牌号码。

玖子家的红砖小楼。被严严实实地簇拥一落千丈棵棵高大的玉兰树中,幽谧如远乡不染纤尘的话静庐,令我不敢轻易举手按响门铃,似乎唯恐惊碎花香中的记忆。那记忆是冰晶堆砌的。

门内一白发老太飘然而出,是玖子的老母还是婆婆?老人手提一只碗口大的藤编小篮儿,蹲在地上拣拾殒落满地的玉兰花瓣,那情景与这深巷、老树、花香、鸟鸣组成一幅千年无战事的宁静。

学着老人的样子,我拣起一瓣玉兰花嗅嗅,虽已是落英的花香仍令人有仙子款款而去的陶醉。

“这些花瓣儿晾干后煮茶,是买来的茶味不会有的香醇,包了塞在丝绸衣袋里做香囊,味道很清雅的”。老太太说。我蓦然想起,这正是玖子信笺上远走千里,却仍留存的淡香。那天上午,我一直在玖子家门前,和她拣拾玉兰花瓣。我没有对她说我是她女儿的客人,听说我的家在北方,她说再有几天,她的女儿就要去北方,那正是我居住的城市。

可以想见,面前的老人就是玖子的母亲。

我想,把我们相见的日子推后几天,实在无妨。

然而,今年的秋季就要过去了,收到的却是玖子的一封信。玖子说:“我去了你的城市。一个星期里,我曾两次去过你所供职的机关门前,不止一次地在出入匆忙的人流中,辨认着你的样子,可我最终也没有走进那扇门。”

跟我一样,玖子来了,又走了。我们错过了相见。读信的片刻,有种说不清的淡远的忧伤和轻松从心头掠过,“相识何必相逢”,我在信中对玖子说。

此后,我又去过玖子那座美丽的城市,但我们不能如约相见。 假如有一天,无论这一天多么遥远,在茫茫人海中,我们匆匆而行撞个满怀,抬头相视的片刻,不用任何人介绍,却能同时呼出对方的名字,那才是上帝赐予的错不过的相逢。

这是因为,距离美愈长久愈显得纯洁。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