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天日昭昭  

2009-10-20 14:05: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不小心,我拐进了南宋。南宋的天空,总是阴云笼罩,似乎那朗朗的阳光,早已驻足在上一个世纪。在没有阳光的天地里行走,我感到一种郁闷。

也许,我不该这样毫无准备地走进南宋。关于南宋,我实在知之甚少。我常常只能隔着岸眺望那一堆堆跳跃的烽火,而烽火灼烧出的是一种难言的疼痛。这种疼痛紧紧地与一个人粘贴在一起,即使是时间,也无法将他剥落。他就是———岳飞。

最初知道岳飞,似乎是缘于童年的“小人书”。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岳母刺字”的故事。就是今天,我重读这个故事,依然感动万分。岳母不过是一个略通文墨的普通农民,在国家临危之际,她深明大义,不顾自己疾病缠身,毅然将岳飞送往前线,送往烽火连天的战场。临别的前一个晚上,她把自己所有的言语都凝聚在闪闪的银针上,深深地刺在岳飞的脊背上———“精忠报国”。 “精忠报国”这四个字,同样也烙在了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的心上。我无法演绎当时的任何细节,我知道任何虚拟的东西,都无法替代真实。

我很难想象,白发飘飘的岳母,是如何将岳飞送出那方热土,又是如何将岳飞送出她自己的视线之外。因为那满头的白发还颤动着她失去丈夫的悲哀啊!我想那个早晨一定会有雾,那乳白的雾与岳母白色的发丝缠绕在一起,一定会浸入岳飞的肌肤,融入岳飞的血液,永远挥之不去。自此,岳飞便投身于血与火的战场。从宣和五年至建炎四年,短短的7年中,他南征北战,屡建奇功,成为威震四海的一代名将。然而,也就是在这短短的7年里,大宋王朝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沉迷于花鸟画中的徽宗赵佶,听信大蔡小蔡满嘴的谀词,什么黄河变清,什么甘露陡降,逗得他真的以为大宋的江山太平万象,坚如磐石。可一旦金人的马蹄声震醒了他的酣梦,他却吓破了胆。他把儿子送上了皇位之后,自己躲进了小楼,融入那线条和色彩的和谐之中。接着的是钦宗赵恒,只知道一味地迁就金人,今天送玉帛,明天给古玩,以图一时的安宁。然而,他那“靖康”的年号还没有被人们熟识,金兵便昂昂地攻进了东京(开封)。大宋的半壁江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拱手让给了金人。堂堂的大宋王朝的皇帝,也一下子成了金人手中的玩物。

南宋这个怪胎也就在这时候诞生了,登上皇位的是赵恒的弟弟高宗赵构。他驾驭着南宋这条破船,在风风雨雨中开始了那多舛而屈辱的历程。在这样的征程中,他需要更多的人为他护航,岳飞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浮现在他的视野中。建炎4年,高宗任命岳飞为“通、泰州镇抚使”。让我感到一种意外的是,这“通”,竟然就是我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我没想到,我生活的这座城市,也留下过岳飞纵横驰骋的身影。于是我对岳飞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情感,这种情感与我最初读岳飞的《满江红》融合在一起。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侍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今天,我再读这首词,溢出纸上的依旧是一种凛凛的生气,这种生气饱含了对异族蹂躏中原、荼毒生灵的切齿之恨,也渗透了报仇雪恨,“迎二圣归京阙,取故地上版图”的强烈愿望。

多少年前,在杭州西湖边的岳庙里,我伫立在头戴金盔、身披铠甲的岳飞塑像前,注视那高悬的岳飞手书:“还我河山”,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那似乎被一种力量张扬到极至的汉字,分明是岳飞跳动的心呀!

伴随着这种心跳,岳飞一次次地出生入死,在刀光剑影中,将自己的名字铸得火火烈烈。“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哪!”连那个曾不可一世的金帅兀术也不得不发出这般无奈的哀叹。自南宋建立以来,甚至还可以追溯到宋徽宗时期,金人何曾有过这样的沮丧,宋军又何曾有过这样的扬眉吐气?

我曾在一本历史书上,读到这样的一段文字:“绍兴十年,北伐大捷,直抵朱仙镇,宋高宗从秦桧议,强令岳飞及诸路军班师,。。。。。。十年之功毁于一旦。”这些文字直让我心疼,我读出孕含在这文字里的血和泪。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心怀一已私念的高宗不肯听,心怀鬼胎的秦桧更不会听。岳飞也只能徒然长叹:“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可他握不到老天的手,也触不到老天的额。最终,在除夕漆黑的夜晚,在万家团聚的日子,被秦桧毒死在监狱里。那年,岳飞才39岁。

岳飞是一棵树,是一棵本可以长成参天的大树。可是他生长在南宋的天空下,南宋的天空没有阳光。然而,天空决不可能永远为乌云遮蔽。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