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偶遇僧人法中  

2009-06-20 19:42: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人代会上午小组讨论议题刚结束,朋友打了好几个电话来:“你一定要来,否则我们陪不了她。”

她就是法中,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着一身质地非常考究的僧袍。

当她拾级而上的时候,正好遇至迎上来的我,就这样,一股香气袭来,来自法中。她的僧靴的边是那么的白,一尘不染。

在十里荷花的素斋馆落座,法中坐上座,我紧靠着她。

法中也是来开人代会的,南通严肃庵的主持,四个宗教界人大代表之一。

我点菜。第一道菜,我点“长相思”。转头我问法中:“呵呵,长相思对你们僧人意味着什么?”

我看到对座朋友惊诧的眼光直逼着我。

法中转头视我,继而镇定:“这是一道菜名,菜馆是面向大众的。”

我拎了拎书袋:“流浪在古时候有四种人,一种是武士,一种是军人,一种是文人,一种是僧人。文人往往在抒情达意间表达流浪,因为要追求三十年功名,每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往往束缚住了他们远行的脚步,而且没有这么强健的体魄与大自然抗衡。军人是带有命令的。武士是侠骨风范,替天行道。唯有僧人的远行,因为带有强烈的宗教信仰,是不顾身体孱弱而最坚定的。”

因为我对流浪者中的僧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法中继而放松,说:“也不知道非要让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我们在里面好好的。”

我给她介绍了一位我的亲戚,也是人大代表。

她一听这个名字,立马惊喜:“是吗?我知道她的,我和她在一个组,我很敬佩她,她全是自已干出来的。”

这就是矛盾的法中。

而法中给我讲了一点人生的哲理:“人,不能太执著。”

我说:“你讲的和你做的有偏颇的地方。你,开设佛堂,坚持传经送道;你不畏辛苦,修建寺庙。这不是执著么?”

法中笑了:“是的,应该这么理解,人不能太偏执。”

我想起来她身上袭来的香气,连香气都带有考究,朋友说:“是檀香吧。”

我们讨论到佛教的精神层面,佛教的精神根基很扎实。法中学过哲学,我相信她在高中时代还是一个小俗女的时候,就接触过马克思主义。所以,我和她开玩笑,因为你来自一个我非常亲切的地方,所以跟你提了一些问题,请见谅。

朋友总算松了一口气。

对这位道行深远的法中来说,开个玩笑又算什么。

友人给我一幅字:“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问:“佛也知道电?”友人回答:“是闪电的电啊,姐姐,你以为是电灯。”我说:“不是啊,我以为是过电。”

法中静听着,没有作答。

送法中离开十里荷花的时候,服务生毕恭毕敬:“师傅,慢走。”

法中行走,如风一样飘过。

我在车窗外目送她,她满怀真情地和我挥手道别。发了个短信给她:“希望有机会能听到你讲授佛法。”

法中回了;“会有机会的。祝你快乐!”

我不禁又想:这个,僧人,如何,快乐?

朋友说:“她的手就像羊脂白玉。在我们认识她的时候,就曾劝她还俗。”

我从此记住了法中,这个不寻常的女性。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