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依依墟里烟  

2009-04-29 15:05: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这个词具有宽泛的内涵,对我来说,它曾经意味着一个炊烟袅绕的村庄。

炊烟是村庄的呼吸。我至今还记得,那些静穆祥和的烟霭,如何从灰瓦红瓦的屋顶出发慢慢融汇在满天霞光里。童年的炊烟,还是一条唤我回家的路。每天,不管和小伙伴们野出去多远,只要一抬头看到自家屋顶上冒起了炊烟,就仿佛看到垄作归来的外婆,已经在灶间将一顿饭菜烧得香喷喷的。

回忆又使我看到了过去的场景:我坐在灶下烧火,几捆油菜秸堆在身后,散发着田野的气息,抽一把塞进灶膛,火势便烘地旺起来,长长的火舌几乎舔到脸上。灶上,外婆正将菠菜倒进油锅,“嚓”地一声溅出满屋香气。“一人巧作千人饭,五味调和百味香”,便是我在那时读懂的一副灶联。

外婆家的灶头上像其他人家一样供着灶龛菩萨。年复一年,外婆就在灶龛菩萨憨憨的笑容里,依靠两口铁锅张罗着一家人的一日三餐。我们吃的都是些家常菜蔬,虽然粗糙,但经过外婆巧手烹调,还是美味可口的。过节或农忙的时候,外婆偶尔也会端上一碗金灿灿的炒鸡蛋或者五香田螺,那就是餐桌上的盛典了,非要等全家人都到齐,才能开饭。那时外婆就在我对面坐下,边挥手赶一只闻香而来的苍蝇,边给我讲一些动听的故事。也许当时心思过于集中在饭菜上,许多故事我过耳即忘,唯独对那个心灵手巧的田螺姑娘印象深刻。我常常想,外婆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个美丽的田螺姑娘。

满面烟尘的灶龛菩萨供了一年又一年,似乎并未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我清楚地记得外婆将几条瘦瘦的咸带鱼挂在檐钩上,总也舍不得吃,取下来招待亲戚,才发现已经走油了。外婆为此懊丧了一整天。我对她说,别难过,等我长大了买大鱼给你吃。说这话的时候我大概只有六七岁,它抚慰了外婆,对我们的生活却无济于事。那时除了供灶龛菩萨,家家户户的灶头上,还画着五颜六色的雄鸡报晓、喜鹊登枝之类的图案,外婆家的灶头也有一幅喜气洋洋的鲤鱼跃龙门。小时候只觉得好看,现在想起来,那些吉祥富贵的图画,大概是人们对生活的一种热望吧!

小学毕业那年,外婆去世了。父母来接我回家。上车时我回头望了一眼,那会儿几缕炊烟安祥地浮在村子上空,在我年少的心里勾起几分依恋和惆怅,像炊烟一样,淡淡的,却总萦绕不去。

如今好些年过去了,外婆早已化作黄土。偶尔我还会想起灶火烧出来的粗茶淡饭,想起竹林边的红屋顶上曾有一炷炊烟熏暖了冷冷的天空。但那一切正像童年一样在慢慢地淡下去。每一次回老家我都会发现,小村里的炊烟已经逐渐稀落了。但那不是一种呼吸的静止,一根根取代了烟囱以新的恣态耸立起来的电视天线告诉我,比起外婆那个时代,我的村庄有了更美的风景,更宽泛的内涵。

今年清明去舅舅家,大伙儿聚在一起拉家常,并不见有人煮饭,到了中年,舅妈却一下子端出了满桌的菜肴,微波炉里还在蒸着鱼。我怔怔地注视着那一点红光,在满堂笑语里,又想起外婆和她那个田螺姑娘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