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今夜,有暗香浮动  

2009-04-17 09:35: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点了,域一再发来短信,说他正与一位极好极熟的同学在咖啡厅里喝“喜力”,央我过去,喝杯咖啡,说会儿话。

咖啡对我,有致命的诱惑,还有域。

来到“蒙地卡罗”时,他俩已不知喝过几瓶了。看着脸不变色却有醉意的域,再看满脸酒色的陌生人,我有些不知所措。随手翻着菜单上那些熟极了的咖啡和鸡尾酒,我竟毫不犹豫地点了“玫瑰”,服务小姐说那是一种花,我笑,说我知道。

聊了两句咖啡厅的装饰,陌生人开始关注同样陌生的我的姓名、籍贯和职业。

今夜的我,长发如瀑,羊绒衫外加牛仔裤,完全没有职业味道,是域最喜欢的旅游风格。域一直在一旁看着我静静的笑,我的心就“哗”地敞开了一道大门,是谁说过的灵魂也像狗一样,常常需要跑出门去溜一溜的,要不,会发疯。

我说我叫端儿,没有职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域及时补充说:“她是自由职业者,靠写字养活自已。”我大笑,他的配合总这么默契。

玫瑰花茶上来了,小小的花朵在玻璃壶里舒展,淡淡的花香弥漫。

哪里人?猜猜?河北?也许是我的普通话不带一点江南口音的缘故。我忙着点头,是的是的,我家在承德,山里的猎户,家里至今还挂着那年我爸打下的展翅足有2米的大雕呢,我家可是正黄旗的。

域继续含笑纵容我:“她有皇室血统,贵族。”

我喝一口玫瑰花茶,再喝一口,我也要相信自已是猎户的女儿了。

陌生人说想进省城可以找域帮忙,域在公司说了算。

我忙说不用不用,再略带骄傲地摇摇头,我只准备在省城待三个月。我刚从内蒙古回来,在草原当了一阵子牧羊人,那儿的羊肉才真叫好,你们知道一只全羊应先吃哪儿吗?你们知道草原上的羊肉为什么不带一点儿膻味吗?现在我正筹划到丽江古城去开间酒吧,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守望者”,我想在古城湿湿润润的空气里看想看的书,写想写的字,过一段浅斟低唱的日子。你们去过丽江吗?

域端起酒杯,听着我这段长长的梦话,只是笑,他刚刚和我从那儿回来呀。

陌生人吃惊地盯着我像看一个怪物,他使劲摇头。再深深感叹:你多么幸福,可以做自已想做的事,我们就不行了,乖乖守着份薪金,动也不敢动的。

我也摇摇头:如果不是对所做的事抱有太高的回报欲望,如果对爱不去计较值与不值,做,做想做的事,爱,爱爱你的人,该不是太难的事吧?

域给我的杯里添着玫瑰水,我看见花儿们在水中盛开,域的手从我眼前划过,我想伸出手,但,我没有。这是太难的事,陌生人当然不明白。

陌生人为难说你不能到我们那种公司去的,一天你都呆不下去,钱又少又不自由。我为他们倒满酒杯,心就像那水里的玫瑰,今夜,自由如风,我可以去任何地方爱任何人。

可,我只爱域。

域知道?他不能问,域不知道?我也不能问。我的爱,永远不能像今夜的思绪这般自由。

陌生人依然是陌生的呀,他不知道我出门前还穿着藏青色的职业装,面对一叠叠案卷,咬着牙狂想:下辈子去弹棉花也不干这劳神子了,下辈子做一条鱼游在2千米深海里,也不在黑夜里把班加得失去味觉了。下辈子,让域在咖啡屋的转角处遇见我把我娶走。

明天,我又将被闹钟吵醒,盘好长发,在终年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里做一颗棋子。明天,域又将成为电话里的一个声音,邮箱里的一个名字。

而我总会记得今夜,今夜我在路上,路就在脚下,暗香浮动间,阅尽了万水千山。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