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外 婆 河  

2009-04-01 18:05: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去外婆家是在记忆模糊的季节。逃离了村小幼儿园的小板凳,我跟弟弟有了记忆中第一次密谋。于是乡村的小路上便留下了两个五岁孩子幼稚天真的身影。没到外婆家便早有人给外婆报了信儿,远远地看到瘦小的外婆站在屋后的路口,一只手抓着衣角,一只手搭在眉头,翘首企盼。见了我们,满脸的皱纹尽展。一问才知道我们是瞒着爸妈偷偷来的。这下外婆慌得直跺小脚,嘴里念叨着:不得了,急死人了。直嗓喊来了小舅,让他快去我家通风报信。小舅拖了竹篙,跳上船,过了河抄小路直向我家奔去。那时农村没有电,吃过晚饭我们早早睡了,一觉醒来时,在外婆家那盏昏黄又柔和的油灯下看到了母亲和外婆嗔怪含笑的脸。见我睁开眼,外婆那枯瘦干瘪的手轻轻落在我的头上,温暖幽静的话轻轻落在我的枕边:“睡吧,睡吧。”

外婆家住在村角地势最高的塬上,三面环水,形似半岛。无雨的日子河水清澈见底,微风过处,波光粼粼。每降大雨,外婆家门前屋后的低洼地便浸在了漫过堤岸的河水里,硕大的芋头叶成了浮水的荷叶。进出必赤脚趟过没入水中的田埂。那时路边的小草便成了水草,一路挠着你的脚脖子。从我家到外婆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大路,平坦但要绕个圈子;一条小路,较近但要过外婆家西边的那条小河。我们总是喜欢走那条小路。泥土的气息和着满野的稻香豆韵早已浸透了心灵深处的记忆,更何况还可以享受过河的快乐。每次来到河边,隔岸一喊外婆便忙不迭地拎着小脚应声出来,一边让外公去撑船一边又将右手搭在眉头站在对岸向我们深情凝望。好多年过去了,外婆站在河岸举手企盼的身影还深深铭记。外公是驾船的老手,解开绳索,竹篙在岸上一磕,没见他下第二篙,船便稳稳当当了无声无息地滑到了我们脚下,外婆在对岸吩咐慢着的时候,我们已跳下船。外公见到我们总是咧着嘴,一声站稳刚落船又在外婆的注视下服贴贴滑溜溜地到了对岸。假如在夏天,而外公又不在家,外婆便焦急地站在对岸执意要我们绕大路,但最终还是拗不过那时已经会水的我们,为了不弄湿衣服,外婆拿来木盆,用竹篙顶到我们脚下。我们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团扔进木盆,然后跳下水,头顶着木盆向对岸游去。水不深但水草很密很长,毛毛草在水中顺着脖颈过肚子、搔腿子,直痒痒儿的拂到脚跟儿。狗爬式的泳姿打得水花乱溅。没到对岸,外婆已站在水边探身端过木盆,等我们爬上岸,注目良久也担心良久的外婆在我们屁股蛋上一拍,嚷着要我们快穿衣服。

天气好的时候随外公出船便成了我们不厌的乐事。到底是弄船的一把好手,瘦瘦硬硬的身板侍弄小船却如巧姑飞针引线,小船在他手里几成温顺的小羊,服服帖帖。解了绳索往船头一扔,前脚跨上船头的同时后脚顺势在岸上一蹬,人上了船,船也离了岸。拿起竹篙在船头或船尾都一样驾轻就熟。贴着船帮下篙,也没见竹篙着底,只用力一划,船便顺着河道不偏不倚的向前滑行。此时我们兄弟俩便一边一个趴在船帮上玩水。那时的水特别特别的清,一两米深的河床看得一清二楚,纤弱的尾巴草在水中轻轻地舞着腰,旋着身,柔柔地招摇着,我们将手指张开插在船头扯开的波纹中,任泛着金光的清水从指间温润地滑过。偶有野鸟扑愣愣惊起,在水中照个影儿,翅尖贴着水面飞去。

弟弟三岁时的一次意外让外婆对小河始终有一份惧怕。那时弟弟跟大我们两岁的表姐一起在河边玩耍。一不小心掉在了河里。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弟弟竟因廛着厚厚的棉袄仰面浮在水上。外婆冲到河边,不顾一切地跳进刺骨的水中,不会水的她一手抓着一根探身水面的树枝,一手够着了弟弟。我们长大后外婆一边讲故事的时候还一边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就因为这,外公不在时外婆总看着我们,不让下河。但偷偷摸摸更增了我们的兴致。赤着脚拖着长长的竹篙,我们便上了无人自横的小船。竹篙一点我们就滑入了自已的天堂。喝足了水的竹篙不再轻便,显得有些不听使唤,再加上驾船的水平远远不如外公熟谙,船就只会在水中直打转,要它东去,它偏北往。好不容易顺了水道,眼看找到了乘风破浪的感觉,它又斜斜地直向岸边的芦苇丛中插去,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苇叶已劈头盖脸地直扑过来,惊魂未定船又扑通一声撞在了岸上。一个趔趄,两人便趴在了舱中,惊慌失措中,找竹篙的找竹篙,划水的划水,终于离开了芦苇丛生的是非之地,才发现脖子已被苇叶划破,隐隐作痛。河水也贴着竹篙、手腕、手臂、胳肢窝一溜滑到了肚皮,冰凉冰凉。于是不再争做弄潮的好手,索性扔下竹篙躺在狭小的舱中唱着童谣任水漂流。

日历一天天翻过,40年后的今天外婆尚还健在。每次听说我们来了,九十挂零的她还像当年一样伫立在路口久久盼望,还像当年一样高兴得嘴唇发抖,拎着小脚忙里忙外。真希望她老人家多活几年,等到她不在了我的童年也便走远了。似乎生命中会因她的去世而留下一处触摸不到的岁月的疤痕。只因小河在童年的目光中,童年在她的思念中,她在我们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