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枇杷树邻家  

2009-02-20 14:44: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多年前搬到新居,在厨房做家务时,常常不经意地看到对面底楼一个家庭的活动情况。

根据这家男女主人寒暑假期间均不上班的情况,我判断这是一个教师家庭。夫妇俩年近50,有一对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早早晚晚地,常见男女主人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说不完的话,一边花很长时间共同完成某项简单的工作。比如晾衣服,男人弯腰从盆里拿起一团皱巴巴的衣服,女人接过来,歪歪斜斜地搭到晾衣绳上。这一接一递,有时要讨论完一个问题。女人的声音很高,常有“喔唷唷。。。。。。你看你看”的惊叹声。男人的声音低沉。

后来,男人不知患了什么病,突然坐上了轮椅。夏日的傍晚,他常常把轮椅停在屋檐下,一边看着女人把皱巴巴的衣服歪歪斜斜地搭在晾衣绳上,一边提高嗓门大声和她应答着。这个每天穿着没有抻展平服而晒干的衣服的女人,并没有因为轮椅的缘故而改变她认真热烈的说话态度。孩子们则在杂乱的院子里玩耍。

那一年,春雨绵绵。我看到男人坐着轮椅停在屋檐下,女人头上顶着一块毛巾,拿一把菜刀在墙角努力地挖土。在男人的指点下,她种下了一棵小小的枇杷树。院子里的泥土并不肥沃,女人的工作也很艰难,只是努力地在夹着石灰和砖块的土地上挖出一个小坑,勉强地放进去一棵小树苗而已。我很怀疑这棵小树是否能够存活。

第二年的春天,男人不见了。轮椅被放置到墙角的屋檐下,上面堆上了一些杂物。女人再到院子里走动时,那院子里便透出一种寂寞和凄凉。可是枇杷树终究是成活了。刮台风的时候,我看到女人从屋里仓皇跑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想用力把它插到树旁,肩上还有一根绳子在风中飞舞。雷鸣电闪中,两个男孩从屋里冲了出来,在狂风暴雨的冲击下,他们共同扶持了这棵枇杷树。

有好几年的时间,我常常看到女人固执地在头上戴着一朵小白花,静静地站在一年年长高的枇杷树旁。院子的另一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副吊环和几只哑铃。

现在,女人已不再晾衣服了。她只是坐在屋檐下,看她的孩子们那么利索地把洗好的衣服一抖,一抻,然后平平整整地挂上晾衣绳。女人的神态变得从容而庄严,很少听见她的声音,院子里却因了年轻的枇杷树渐渐地透出勃勃的生机。

枇杷树努力地长啊长,渐渐地遮住了半个院子。每年枇杷熟了时候,黄澄澄的果实点缀在绿叶间,那院子便显得丰满和沉稳。女人常常站在树下,抬着头,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我知道什么是午夜梦回时孤灯只影的寂静凄清,什么是“不思量,自难忘。。。。。。”让这个女人朝朝暮暮地站在枇杷树下的,一定是那种心灵感念的释放和倾诉!站的时间长了,便来了比肩的儿子,一边一个扶着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们开始和母亲有的认真热烈的讨论。后来,院子的另一边堆满了木料,不久又来了好多木匠,院子里便热闹非凡了。我看到孩子们得力而能干,送茶送水并和木匠们忙活在一起,女人则常常静静地坐在屋檐底下,不时地和孩子们应答着,有如当年轮椅上的男人。

现在,枇杷树已亭亭如华盖,覆盖了整个的院落,完全隔阻了我的视线。一年前我似乎听到过冲天的喜炮声。如今我满怀喜悦,常常在夜静时分痴痴地站立在后窗口,伸长脑袋,期待着听到新生儿的啼哭。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