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过年的花衣裳  

2009-01-08 08:28: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候,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个儿蹿得很高了,衣服却吊在腰上。看见男孩子和陌生人,就羞怯地赶紧往下拽衣摆,只是衣服没拽长,脸却先红了。做梦都想有件新衣裳,可总也想不着。母亲一人带着我们三个孩子下放在乡下,我们就像三只嗷嗷待哺的麻雀,能吃饱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钱买新衣。即使有,也轮不到我,我身上的衣服都是哥哥们穿剩的。那年头,家家如此。

那年的四月,隔壁的云子姐告诉我,到过年的时候,她就要出嫁了,她要我做她的伴娘。

从那一刻起,就开始为过年穿什么衣裳去送云子姐而发愁了。

暑假,刺槐花开了,雪花似的一串串吊挂着,整个村子上空都弥漫着刺槐花扑鼻的清香。看见有人在采刺槐叶,整篮整篮地采的刺槐叶,4分钱一斤,说是给外国人收去喂马的。一下子就动了心事,坐在门槛上用指头算,买一件衣裳要采多少刺槐叶。算来算去,起码要100多斤,而且是干的。

整个夏季就曝晒在大太阳下采刺槐叶,手指上全是叶的绿汁。呼啦呼啦地将叶从枝条上抹下来。低处的叶被人采光了,就将镰刀绑在长竹竿上,去够那些临空招摇的叶子。刺槐花就扑簌簌地落下来,打在头上,脸上,落了一身的花粉,蜜蜂一样。蝉便在树上瞎起劲地聒噪。

就是这样好不容易采来的叶子,晒在门口,还要防鸡扒猪刨。有一天中午,雷雨说来就来了,等我飞也似地跑回家,叶子已粘在泥里扫不起来了。哥哥端了一碗饭站在门口边吃边笑,气得我眼泪吧哒吧哒地落了下来。

过一个星期就去百合村卖一回叶子。大大的麻袋包,比我的人还大。扛不动,就用一根粗绳一路磕磕碰碰地拖,拖到代销店,麻包破了一个洞。从此,村里人都说,下放户家的小女儿巴家。

卖叶子的人排的队在村里拐了弯。开始是人在大太阳下排队,后来晒得吃不消了,就只剩下一只只麻袋在排队,人都躲到树荫下去了。

这年夏季快结束的时候,村上的刺槐树都变得光秃秃的了,我晒得满脸通红终于挣够了一件新衣裳的钱。站在棉布柜前,听见那段红底子白花的布“刺啦”一下从布匹上撕下来,甜蜜与喜悦一下子灌满了整个小小的心。

衣裳终于在一个大雪天做好了,在漫天的大雪里,抱了那件红艳艳的衣服喜滋滋地回家,立刻穿在身上在镜前照———离云子姐出嫁还有半个月呢,就天天在盼、等,就像自已要出嫁了一样。那件衣裳不敢叠,怕叠折了,就用竹竿穿了挂在屋里。

从此对刺槐树就亲了起来。就是冬天,走过它身边,也可以奇怪地闻到刺槐花的扑鼻清香,香气里站着一个穿红底白衣裳的小姑娘,身边有一个穿红着绿的乡下俏新娘。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