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几度春秋  

2009-01-17 15:29: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在桥尾卖炒货,因为是现炒现卖,生意总是红红火火。

冬天的太阳下去得早,男人却不急于收摊,他的军绿色棉袄大大地敞着,一副不怕冷的样子。有过路的人停下来:“给我称两斤奶油瓜子。”男人操着北方口音,很来劲地应一声,然后利索地称重、算钱,末了再抓上一把放到称好的袋子里,招呼着客人下次再来。买主很满足地蹬上车走了,男人也很满足地把钱分成块票和角票叠放整齐,塞到棉袄里面的口袋里。

冬天的风似乎总要带点声音,“呼呼”地以示自已的肆无忌惮。男人裹紧棉袄,搓着手,冻红的脸上被风划出一道道的纹路,干裂而僵持,而微笑却总能从他的双眼里透出,与他的瑟抖不相吻合。

日出到日落,又到日出。过年的气氛已不知不觉地漫延到每个角落,男人的炒货摊前更加热闹了,人们五斤、十斤地争相买着。男人炒完了瓜子炒花生,炒完了花生炒瓜子,最后也照例多抓上一把给人家,大伙儿买得高兴,不住地说:“北方人做生意就是爽。”男人憨憨地笑着,忙得不亦乐乎。

几天后,炒货摊搬到了桥头。一个穿着红缎袄的女人手脚麻利地称着瓜子,粗黑的辫子斜搭在肩膀上,刘海剪得平齐,却遮不住脸上腼腆而略带羞涩的笑意。男人还是敞着棉袄,挥动大铲子炒花生,不时抬起眼来看看女人,再望望一旁刚会走路的小女孩儿,笑容就不知不觉地挂到脸上。

老主顾打量打量女人,朝男人喊道:“这位是嫂子吧。”男人仍旧报以微笑,算是默认,女人笑着把称好的花生递给老主顾,然后害羞地顺下眼去。

日出而作,桥头上一红一绿两个身影,分外引人注目。女人渐渐地大方起来,浓重的乡音反让人觉得亲切而贤惠。“您先尝尝,看喜欢哪种口味,有五香的、奶油的,还有本味的。”“小颗的花生米儿香咧,不信您比比看。”不久,他们的摊子由几麻袋变成了十几麻袋,白天现炒花生、瓜子,晚上就做花生糖、芝麻糖、炒米糖、炸地瓜干。生意就这样越做越活,越做越火了。

秋连着夏,春跟着冬。人们习惯了桥头的这道风景,习惯了男人、女人、孩子来自北方的憨厚、诚恳,以及他们特有的纯朴。要不是听到他们的乡音,谁还记得这一家子是远道而来的外地人呢?

不经意间,爆竹声又响起了街头巷尾,小女孩儿已长到桌子高,男人、女人炒了好些花生,分送给邻里四舍。

“过完年,就早点过来啊。”邻居们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年货。

女人的笑容中藏着深深的满足:“那会儿家里穷呀,我想着他一个人儿在外苦干,就下决心出来找他。现在好了,这几年攒了些钱,以后大概不出来了。”

女人幸福地望了望男人,男人的眼神充满憧憬。原来他们背井离乡,互相依赖的几个春秋,仅仅为了一个如此简单而朴素的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