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我眼中的梅子  

2008-10-03 11:56:02|  分类: 男人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一个男人,千万不要与文学女人有什么瓜葛。这里我说的文学女人,不是泛指那此从事文字工作的女性,也不是以码字为生的职业女写手。我说的是那种名气没有张爱玲、三毛大,但脾气却比那两个才女还要大的视文学为生活的女人。我太太有个朋友叫刘芳,她有一次在饭桌上用一句话像武林高手点穴一样点出了我太太的一个特点:一半生活在梦里一半生活在现实中。

我为这句话续上了后半句:而且,她还用她梦中的标准来要求我。我太太不是一个视文学为生命的人,但她是一个严重的视文学为生活的女人。文学女人有的坏脾气她一样也不少,文学女人没有的坏脾气她也差不多都占全了。

她爱做梦:容易轻信一些生活表面的东西:不会精打细算地过日子;记着别人对她点点滴滴的好处,老是惦记着“来而有往”;喜欢花钱把垃圾买回家;希望我下班时不要拎着菠菜而是捧着一束玫瑰;不要坐出租而是坐着三轮车,不要机器三轮车,要人力三轮车;要我脸上带着忧郁的笑容,像三十年代的文人郁达夫那样在秋风中走在上海街头的笑容。她的歪理是男人骑车有点像卓别林,要骑最好是骑马;男人开车有点像儿童在玩玩具,要开就开坦克飞机;男人坐出租有点像乡下的驴拉磨,总之还是坐人力三轮车好,风雅而悠闲。她的理论是男人可以不系领带,但不能不围围巾,男人可以不用手机,但不能不在口袋里放一块全棉手帕。她极不赞成用餐巾纸,说浪费是极为可耻的。情绪好的话,早晨五点多钟就起床熬米粥、煎鸡蛋,整个一个乖巧的良家小媳妇。情绪不好的话,早晨懒洋洋地坐在桌前锅不动瓢不响,问她早饭呢?她朝桌子上的花瓶呶呶嘴:喝玫瑰的露水吧。

我常常被她的这些怪怪的招术弄得云里雾里的。不过她头脑不复杂,很简单,只要你按照文学的方式来对付她,她也就不那么棘手了,我谓之“以毒攻毒”。她喜欢三十年代的文学作品,喜欢里面的人物,我在她过生日时,送她一只银制的首饰盒,很别致,有一种旧时代的味道,我说当年张爱玲在上海时,胡兰成送过一只这样的首饰盒给她。无从考证,她也不深究,欢欢喜喜地像个宝贝似的收下了。我太太这种女人,我明白,她们对生活的全部欲望加起来,简明扼要一句话,就是要一点浪漫的情调,男人只要满足了她们的这点小小心眼里的要求,也就皆大欢喜了。晚上有应酬回来晚了,不等她把不高兴的话说出来,就赶紧把她拉到阳台上:看到那颗星星了吗?我特地带回来送给你的。她白我一眼,噢,要不是你,那颗星今晚就不出来啦?但我知道她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她开始用五音不全的嗓音哼着,愉快地去给我泡茶了。第二天,我跟她说,衬衫上有颗纽扣掉了,麻烦太太的玉手代为缝一下,她嗓音清脆地答应了。结果晚上回来一看,衬衫依旧原样,我说怎么还没缝呀?她说你看窗外,外面下雨了。我说是呀,这跟纽扣有什么关系呀?

她笑眯眯双目含情地望着我:我想用昨天晚上你送给我的那颗星星给你做纽扣,可惜今天它没出来,纽扣自然就没钉成啦。噻,咳,这简直是在和女巫进行一场其乐无穷的智斗呀!我叹口气,上天看来是为了惩罚那些骄傲的男人,才让他们娶了这样的文学女人做太太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