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撼 魂 音 乐  

2008-10-17 19:56: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我与秋风结伴,一起去了浙东。贪恋青山绿水,不觉忘了时辰,四下落暮渐重如雾,下不得山了,只能投宿山坳寺庙。

寺庙的夜是寂寞的,只剩下风过古松的叹息声。偶尔,归僧麻鞋玄衣,与夜一色,悄然拂去,如魂随风。我喜欢在这样的寺院里散步,松间疏月,筛漏洒下一地的枯枝阴影,似水草交横。淡云如烟,掠地而去。

忽然,我听到沉闷的鼓声,一槌,余音袅袅,腾越散开,如一卵投池的涟漪,一圈顶开一圈地扩展,一直飘落到四下黑魆魆 的山谷中,如老黑奴的低沉咏叹,渐远渐息,又是一槌、一槌、一槌。。。。。。

鼓,从松林后渗出的斑驳灯光处传来,走过去,原是一幢高立耸天的大雄宝殿,入内,左手一墙角深处,有一面宽大如堵的皮面鼓,一老僧立于鼓下,渺小得如系着一条棒槌;右手一墙角,是一伞古钟,也有一僧在撞钟,各自面壁。左面的捶一槌,沉沉的,如惊雷掠走长空,久久不息。接着一阵碎鼓点,密不透风,那老僧忽蹲忽踮,上下左右不停敲,如盲人摸壁浑身颤舞。那节奏分明是暴风是骤雨。许久,右面如椽长木不紧不慢撞一下,算是一种缓和。大雄宝殿非常高大,除了竖椽横梁与塑雕,别无杂物,像只空旷的音箱,罩住了鼓声钟声,任其东闯西撞不至于泄入夜空走散了。咣咣咣地回响,雄壮得很哩!

第二天一早,大约四五点钟,大雄宝殿无数扇木格窗上上下下漏出光亮,远远望去玲珑剔透,四下漆黑,显得大殿特别神奇。众僧们黑压压开始唱经,鼻音浓稠,如吟如叹,那种迟缓凝重的男低音,浑浊得很,就像闷在巨瓮中,“嗡——”由弱渐强,一阵阵翻涌,汹汹然。久久不散,听得人头皮麻栗,撼人魂魄。

它没有兴奋时的高吭,激动时的飘忽,只是永远的男低音,永远那么单调与悲壮,显示出众僧日复一日,执着不息的理性。在这山野古寺中,让你听出中年男人的浑厚,中年男人的沉稳,中年男人的沧桑,中年男人的感情内敛。

欣赏音乐,有的听旋律,有的听气势。初更古寺的捶鼓,五更众僧的唱经,如同五月发水期去西北风陵渡,风中满耳是黄河从天而落的轰鸣,简直是在崩溃。那一种气势,任何音乐厅任何交响乐都无法企及。

钟鼓之后,唱经之后,又归于空旷,寺院里一派静穆。我忽然体会到:寂静是雄壮的最佳伴奏。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