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亮 月 的 夜 晚  

2008-07-05 16:32: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月亮的那些夜晚,在我的故乡被称作亮月天。亮月的时候,村庄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温润而神秘,稻草屋的房顶,以及大大小小的草垛泛着淡淡的乳黄色的光。人影、树影以及电线杆的长影显出几分冷寂。鸟儿们都已安睡,偶尔的狗叫,稀疏的人声,在月色里被回荡得很是神秘和迷人。

亮月的时候,乡下人不舍得早早地入睡。女人们坐在场院里搓草绳,男人们大都扛着小鱼网,去河边捞鱼虾。父亲是村子里唯一读过书的人,所以有些力气活他干不了,但他会钓虾。

亮月的那个夜,父亲扛了他的十二张新做好的虾网,领着我去池塘边钓虾。我的任务是将用米糠和香油拌好的饵料分别填放到竹条中间的那个小砖块上。那些砖块也都已经被父亲用铁钉凿了凹孔。

十二张网依次沉入水底,它们之间间隔着三到五米,于是一片小水塘便被我们的虾网环绕了大半。

间歇二十分钟后,父亲开始起网。那盛满水的虾网被父亲用竹竿用力提起,水从纱布四周漫出去,隐隐的,几只河虾已在那一米见方的纱布中间迅速逃窜,父亲加快速度提网,并将虾网平移岸边,然后伸出右手,将蹦跳的虾一把抓入系在腰间的竹篓里。我则不失时机将饵料填入砖块上的凹孔里。

亮月的夜里,父亲每起完一遍网,都会一边夸我机灵,一边用食指在我的鼻梁上刮一下,以示奖赏。然后,他解下系在腰间的竹篓,迎着月光晃动几下,那青色的河虾便在月光里闪着晶亮的光。我蹲在竹篓边,伸手去牵河虾的胡须,父亲便阻止道:别弄!弄死了,明天不好卖。

当虾网起出水面,跳动的虾越来越少时,父亲便决定收网回家。通常,那样的时刻,我们已经在水塘边绕行了四五个小时。乡下的深夜静谧得令人恐慌。父亲扛了十二张正滴着水的虾网走在前面,我小心地提了竹篓紧随其后,窄窄的田埂在月光里溢着微微的白光。

父亲偶尔会干咳几声,我也应和着干咳几下,于是紧绷的神经会在瞬间松弛下来。开门迎我们的通常是奶奶。“早就听到你们一大一小的脚步声了。”奶奶微笑着说。父亲将虾网晾在屋檐下,奶奶便将竹篓里的虾倒入小竹篮里,并用一块打湿的纱布蒙在竹篮上。天亮之前,父亲会提了竹篮里的虾去市场上卖。市场离家有十里路,父亲卖完虾再快速返回,正好能赶上生产队出工。

那个秋天,有月亮的晚上,父亲领着我逐个池塘“打游击”。在静静等待起网的时间里,他会出一些算术题考考我。比如:一斤虾可以卖六毛五分钱,那么二斤二两虾,可以卖多少钱?一只鸡蛋七分钱,那么卖虾的钱最多可以买多少只鸡蛋?我的速算能力很强,父亲的题刚出完,我便报出答案来,他时常有些吃惊,然后,我俩都很得意地笑着。

父亲特别得意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哼唱老家的地方戏。那调子听起来有些滑稽,而父亲又五音不全,我便捂住耳朵,朝他做鬼脸。于是,父亲的歌声便在他歉意的笑容里戛然而止。

在那样的月光下,水面总漾着层层银片。我问父亲:“水里有虾兵虾将吗?”父亲说:“那是神话故事,虾兵虾将都住在大海里,由海龙王统管。”“海在什么地方?”我问。父亲说:“海广阔无边,反正离我们家很远。”

“那我们以后,能不能到海边去钓虾?”我问。父亲一边起网一边说:“海太远了,走一辈子也走不到的。”

许多年以后,我领母亲去滨城看大海,母亲坐在海边的“蓬蓬树”下,遗憾地说:“可惜啊!你父亲没有这个福气。”

是啊,父亲已病逝近十年了。那曾于亮月的夜里钓虾的岁月,是他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也是我一生中拥有父爱最多的时光。

亮月的夜里,他伸手去抓虾的动作一直刻在我的心底。而他哼唱的那些跑了调的地方戏,如今已是我对父亲最温暖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09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