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滨 城 老 茶 馆  

2008-07-22 15:22: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茶馆,在滨城已不多见。

茶馆是老式的。门面仍是沿用过去的长条木板铺就。很早,当天边第一缕亮色尚未出现时,开茶馆的这位老伯便把店面的门板一块一块卸下来,然后很有顺序地叠在一旁。不远处,黄澄澄的路灯梦幻般幽幽照着,桥下小河里赶早的夜行船吱呀、吱呀地轻摇而过。老伯习惯地朝四周的夜色望望,很静;再走进茶馆,张罗着烧水,摆茶壶,沏茶;把靠河边的那扇木窗稍稍启开,一缕清风挤进窗子,悄悄驱赶着老伯头上微热的细汗。等到把简陋的、被茶客们消磨得锃光油亮而木质感很重的桌椅都擦干后,听到沓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第一个茶客到了。这时,天边露出了一痕渐亮的霞光。

最早的茶客,大概凌晨四点就已到了。这时茶馆里还冷冷清清,静寂无声。茶客第一声吆喝的声音格外清亮,茶馆老伯听后会过来笑着招呼:这是头等的好茶,你慢慢喝,慢慢喝。茶客的脸上浮起满足的笑意,再端起茶盅,轻轻品着,眼睛或凝视着一个方向,或是悄然眯上,要发上好长一阵子呆气。看不懂的人,还以为是在练什么内功呢。老伯知道,这是茶客进入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境界。老伯轻手轻脚提着茶壶走进屋里,任茶客泥塑木雕着去。数不清的每个早晨,都是这样过来的。来的都是老茶客。老茶客大多都上了年纪,茶馆里有他们固定的老位置,一边向左右嗯嗯打着招呼,一边熟门熟路直奔自己的位子。刚落座,一只白瓷小茶盅已摆到面前,一串熟悉而诱人的声音落进了小茶盅。霎时,浅浅的清茶投入茶盅,茶客拿起茶盅,慢慢放在嘴边,只听得“吱”一声,宣布了喝第一口茶的得意,周座茶客马上知道,又一位同伴已正式进入状态。于是,“吱吱”之声此起彼伏,热烈响应。

天渐渐发白,茶客多了起来,老伯忙得像衔泥筑巢的劳燕。茶馆里热闹起来,嘈杂的说笑声,“吱”一声“咕噜咕噜”不停的喝茶声,还有袅袅而环的烟雾,构成了茶馆里纯朴而充满生气的特有氛围。一张张饱经风霜爬满皱纹的脸上,绽出微微和从容的笑意。就像喝不够的茶,老茶客们有说不完的话。或振奋或叹息,茶客们轮流做着新闻发布人,内容很广,信息量大,且没有什么规则,想什么时候插嘴就可以插嘴,声音想多高就可以多高。为一点芝麻大的小事争半天也不足为奇。在家里懒得说话的老人,在茶馆里竟会谈笑风生。也有茶客喝得得意了,会手指叩茶桌,摇头晃脑哼几句年轻时听来的地方戏;也有茶客毫不理会身边的喧闹,摆开棋盘,悠悠品茗,静静对弈,手指间夹着将要燃尽的烟。

喝够了茶,日头也爬得老高了。走出茶馆的老人像是完成了每天必温的功课,满脸的惬意和轻快。茶馆老伯提着茶壶笑眯眯相送,他知道,早晨的这批茶客走了,下午的那批茶客又要来了。“茶来罗———”老伯转头又习惯地吆喝起来。窗外那条小河里,一条已很少见的乌篷船正姗姗而过,船头蹲着一位汉子,双手捧着紫砂茶壶,正贪婪地吮吸着。

 

 

  评论这张
 
阅读(16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