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槐 花 香   

2008-07-20 08:27: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小镇上一条最阔的路,春天总是有那么一阵一阵的香风撩着路过的人。那么一阵风,就给心境好的人添一层舒坦,给心境不好的人也熨上了一层平和。

十多年过去了,怀想它时,隔膜的感觉更多些,不过,那种香,却是熏透过我的,总是能真切地被它包围。那条街不拥挤,因为是在镇的边上,应该这样说,有香风的那段在镇边上。那香不飘逸,不卓然,不洋气。那香很实在,很憨厚,如壮实的乡姑———那是槐花香。这么说,她没有粗壮的树干,是那种泼泼洒洒在路边的两边连成片,风来了,她便抖着洁白的花束,傻傻地摇啊摇的。

我每次路过那里都摘一两束在手上,边走边一朵一朵地往嘴里扔,咂一点甜汁。她给你一种亲切,给你一种真切,她会让你感觉那实实在在的香、那一点点的甜都是给你的。

见过不少的花,闻过很多香,偶尔会买点香水,在心情好的时候厚待自已,洒上一点。但总没有槐花帖切,没有槐花让你感到融合和拥有。

想到槐花无来由地就会想到她。她像槐花吗?不知道,但为什么总想到她呢。离那飘香的路还很远,离最近的汽车站还有五六里的地方,她曾经让那个很偏僻贫瘠的村子有了点浪漫的名声。她漂亮、懂礼,她在这里简陋的中学里读书,在学校为数很少的女生中是那么醒目。其实她的名气不是因为以上这些,而是因为在那么封闭的地方,来了她———一个大城市的姑娘。要知道,在当时,六十年代初,这里有许多人连县城都没去过呢。是她让这块贫瘠的土地有了一种朦胧的美丽,让陈旧的乡民有了新鲜的想像。我始终不知道,她怎么会来这里读书的,谁都没有告诉我。

四年以后,她该回家了,她家在遥远的滨海城市,一个叫宁波的地方。姑娘走了,那是必然的。可是,谁也没料到,两年之后,在鸡鸣狗狂的傍晚,她突然又回来了,而且,村里人听说她是来和老四结婚的。这不啻是一个响彻天地的旱天雷,惊得十乡八里的人都目瞪口呆。

她真的顶住了来自家庭的压力,真的和她的同学,毕业后留在村上刚办的小学里当老师的又瘦又高、老实巴交的老四结婚了。

她在贫瘠的土地上像一朵不俗的花,艳丽地开放着,她的一举一动都让村上的女人羡慕和议论。老四家不富裕,兄弟五个,大哥早年参加革命走了,家里四个兄弟过得紧巴巴的,老四结婚后住一间土坯房。日子虽苦,但夫妻恩爱,她总是那么爱笑,不知怎么就那么爱笑!当她第三个孩子落地的时候,能让人看见的城市的痕迹已彻底褪尽,甚至她的口音也是苏北地道的。她几乎不回宁波,后来她得了不治之症,到上海动了手术,临出院的一天,她说:“想回宁波家里调养调养,那里条件好。”其实“宁波家里”是她哥哥的家,她的父母早已不在了。

在宁波,她住了一两个月,就回来了。她说大儿子海港的儿子还小,需要人带;还有大女儿海花也快生了。家里一摊子事,不能全丢给老伴。

每每提到海花,我会想起漫天怒放的槐花,而她和老四为什么给他们的儿子起名海港,我总有些联想。

老四是我叔,她是我四婶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