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大山里的音乐  

2008-06-29 08:19: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多年了。

八十年代中期,我服役来到皖南。部队驻地不远有座学校,建在一座山下,原先是大队的办公室,只有七八间的房子,还多半是草房;课桌是学生从家中带来的玉米梗竹竿等在山石上做成的,再在上面糊些报纸试卷纸之类。

有一次正值学生们下课,我路过看见他们在操场上“玩宝”。“宝”只是四角形带有正反面折叠的纸,这可算是山里孩子最奢侈的玩具。玩法也简单,双方用“宝”在地上掴,要是对方的“宝”翻过来了,就算羸了。我瞧着不少的学生的“宝”竟是新发的音乐课本撕开来做的!原来,这个学校音乐课从来就没上过。

我只觉得内心受着一种煎熬,忽地想起自已在宁求学时选修过音乐课来,决计牺牲自已的业余时间为学生上堂音乐课。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记得我教的那首歌是远征唱的《让我们荡起双桨》,节奏欢快,旋律优美。因着音乐之声的响起,这间屋顶还透着光亮的教室仿佛富丽堂皇起来。学生们兴趣极浓,一下子像高雅浪漫了许多。我面对的好像已经不再是荒寂的远山,而是洒满音乐之光的温柔的草地。圆睁的双眼,张大的嘴巴,齐齐的声响。我示唱,学生学唱,虽不十分完美,但我敢说,这是他们上的极认真极投入的一堂课。可能是歌声的感召,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觉得屋里光线暗下来的时候,我忽地发现千格篾窗外贴着不少的眼睛,原来是周围的农民。他们努力地向窗内伸着头,窗子很高,我猜他们是在脚下垫了石头的。此时,不知怎的,我想起都德的《最后一课》里走进课堂的那一群农民来,不是为了法语,而是为了音乐。音乐课最后是叫黄昏涂了层暖暖的光,让我和学生还有村民们沐浴在音乐的意境中。自此以后,音乐课又填在了我的课程表里。

当时学校穷,别说是风琴,就是一根笛子也没有,似乎不见一丝音乐的踪迹。我就写信给我在滨城的胞兄,寄上三块五毛钱,给我买了把“国光”牌口琴。我教音阶,教简谱,就用口琴吹。我吹一句,学生唱一句,似乎正规了许多。

每周六下午,学生们都似乎显得特别的兴奋,阳光也总是那么的明媚,村上照例有人来,其中还有老人,也只有在这天放学的时候,学生们才高兴地把那半块犁做的铃敲个“叮叮当当”地响。精神的不仅是孩子,还有山里的农民,还有这群沉睡的被这洪亮的音乐之声唤醒的大山。

  评论这张
 
阅读(105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