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小 屋  

2008-11-20 20:46: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小屋,是在舒适的慵倦之中,指头下意识地敲打着沙发的橡木扶手,绛红窗帘在晚风中瑟瑟飘动,老公的脚步搓着打蜡地板无声地滑过来,把电视的音量调得很小。暮色浓稠得有如淘米水一般,漫浴着窗外的楼群,正是寂寥落寞的时刻,我怀念小屋。

小屋坐落在一个遥远的时空里,满打满算大概12平方米吧。那原是部队机关食堂的小仓库,人称“兔子窝”。小是小了点,但我们已很满足,一张婚床,一只火油炉,一张吃饭写字兼用的小圆台,这就够了。说什么身居陋室,心忧天下,那种情怀是属于志士豪杰者流的,芸芸之辈不敢奢论。但我们确实拥有一个宽广的世界,情感上的互相接纳,一颦一笑的理解与隔洽,粗茶淡饭中的忙碌和欢悦,所谓幸福说到底只是一种自我感觉而已,而相濡以沫是比锦衣玉食更有意味也更富于穿透力的。就在那间弥漫着火油味的斗室里,我写出了自已文学生涯中最为得意的几部小说和散文集,这真是命运的造化。有时候,两口子会带着戏谑说到这间小屋以前的用场,老公便神采飞扬地发布一通宣言:“兔子窝,太好了!我们要生出一窝小兔子来,把这床上摆得满满的。”我们当然不会生出“一窝小兔子”,因为有基本国策在,但那种自负和达观却是实实在在的。

冬天到来的时候似乎有点麻烦。朝北的窗子没有玻璃,风把帐子吹拂得很浪漫。老公买回一条塑料薄膜,整个儿把窗子蒙起来,四周用订书钉订牢,北风一吹,薄膜鼓得满满的,闲散的时候伸出手指去敲敲,竟有如擂鼓一般。这声音将伴随我们度过整个冬天。

小屋的后面有一条河,缠缠绵绵地延伸得很远。深夜里,我们常常会被鱼儿跃水的声音惊醒,于是便静静地等待那活泼泼的第二声,直到在潇潇的雨声中悄然睡去,做一个鲜活而湿润的梦。早上起来,老公忽然欢呼起来,原来一场春雨,河埠头的石级被淹下去不少,墙脚上已染上了小草浅浅的绿意,远处传来卖花女嫩嫩的呼叫,极好听的吴侬软语。春阳高挂,带着一股燠暖,我们便走到朝北的窗口,用心细细地拔下订书钉,把塑料薄膜收折好放在床下,以备冬天再用。

在那间小屋里,我们整整生活了10年。到那年秋天进城时,我们除了带着几件结婚时的老式家具外,身后蹦蹦跳跳地跟着一个胖小子———那是老公多少次憧憬的“一窝小兔子”中的一个,他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

告别小屋是那样仓皇,一辆临时借来的卡车连发动机也懒得熄火,兽眼似的车灯下尘屑飞扬,人影幢幢,整个一副“胜利大逃亡”的气氛。汽车开动了,我们连最后一眼顾盼也省略了,那时候,我们是多么迫不及待地想逃离小屋,为了逃离,我们曾付出了无数次的申请、恳求、奔走,以至于哭闹。现在,我们终于成功了,那么就快点走吧,把孤零零的小屋扔在身后,犹如扔下了一件旧时的衣衫。只有十岁的儿子用红砖的碎块在石灰墙上写下了一行字:我们进城了。笔划极是潦草,大概汽车喇叭在催促了。

进城了,住进了公寓房,由平房到四楼而五楼,现在又购置了单门独院,面积也越来越大,但每当劳顿之后坐在电视机前,心头总有一种空落落的疲惫感,这时候,一首关于青春和爱情的流行歌曲,便会勾起我们对小屋的怀念,那被塑料薄膜包裹着的满屋温馨,那静夜里鱼儿跃水的鲜活,还有院门口卖花女好听的吴侬软语。我们常常在心底深情蕴藉地呼唤:小屋,别来无恙?

前几天,老公出差回来,说又到原部队营地去了一趟,院内的气象今非昔比云云。我问:“我们住过的那间小屋呢?”

“早就拆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