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子博客

拈一缕墨香,借这瞬间飘逝的灵感,偷偷记下紫陌红尘的点滴感动。

 
 
 

日志

 
 

排箫之翼  

2008-11-13 09:31: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飘逸”来形容排箫的声音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其实排箫状如鸟翼,听排箫就自然会联想到飞鸟,渐渐地,随着想象蔓延开去,身子就像插上了翅膀,飞翔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是我几年前听排箫《蓝鸟》的感觉。

吹奏排箫就像吹口琴,边吹边移动口的位置,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就从箫孔中逸出,弥漫开去,久久回荡在四周。我不知道如道骨仙风般的民间乐器,宋代以后为何渐渐失传了,以至古书记载“声如凤鸣”排箫之声,令今人再无缘聆听到了。

今天常听到的那种排箫却来自于希腊。古希腊自由的氛围似乎特别青睐源于亚洲的古乐器,他们吹着排箫踏歌而来,在勇猛的格斗和抒情的行吟中延续血脉的长河。那种飞翔的乐器,至今仍在罗马尼亚民间流传,那里的民间乐师能吹奏出技巧惊人的天籁。

排箫确是一件个性自由的乐器。它喜独奏,不宜合唱;喜在沉闷的时空如飞鸿惊起,一鸣惊人。听排箫演奏大师森菲尔的演奏,那是心灵多么舒展的享受,再烦人的心情也会被消隔化解,烟消云散。听他演奏的《越过高山与峡谷》,那是与音乐一起插上飞越的翅膀,俯瞰山谷、大地,遨翔在湛蓝的远方,这一切怎能与凡响同论?

有时,听有“东南亚第一排箫”之誉的上海演奏家杜聪演奏一曲《你微笑的影子》,我又觉得排箫像一位很清纯、忧伤的女子,在她微笑的影子里,纯洁得不容有半丝杂念。在丝丝伤感的倾诉中,低沉的萨克斯不经意地坐在身旁,像慈祥的老者,抚慰一颗寂寞的心。而在《帕蒂桑巴》的吉他和弦中,排箫只一二声幽幽低语,一如翩若惊鸿的古典美人,掠过眼帘,顿感清爽许多。这种独特的乐器,更宜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倾听,而在交响乐中听不到它的呼吸,故很少有作曲家为这种乐器谱写协奏乐章。我曾听过一部排箫协奏曲,总觉得有点沉闷,没有起伏跌宕的灵动,远不如听一首首短小的佳构过瘾。而听排箫渐入妙境,便觉得它有长笛的悠扬,洞箫的凄清,吉它的缠绵,兼有萨克斯管的沉迷。

在喧闹浮躁的空间,我已很长时间没有静听排箫的音乐了。偶尔听到排箫,一如稀世之鸟,掠过头顶。听一首《孤独的牧羊人》,那是来自旷野的绝俗轻音,甩响牧鞭,穿过密集的羊群,与飞鸟耳语,在暮色之中,蓦然惊飞的排箫之翼,从最悠远绝尘的时空深处飘然而至,,澄澈清明,仿佛是疲倦的归途中,一位睿智沉静的知音,雅奏一曲旷世奇声,令我卑微的生命怦然心动。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